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第281章 齐磊出局

第281章 齐磊出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切都源于错觉。”

    亚当斯的答案让奥克雷彻底愣住了。

    “错觉?”

    这个答案,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到了他这个层次,成功人士已经不足以形容了。奥克雷也好,莱丽也罢,都拥有绝对的自信和清醒的头脑。

    你说我们产生错觉了?开什么玩笑?

    对此,亚当斯微微一笑,“真的就是错觉。”

    也不仅仅是他们,其实所有人,面对舆论都有错觉。

    “而且,还不是一个!”

    “……”

    “……”

    真是越说越邪乎了,一个错觉还不够了呗?

    但事实还真就是这么残酷,我们绝大多数人对传播,对舆论的判断和理解,都是错的。

    亚当斯玩味地看着奥克雷,“奥克雷先生,你是不是认为,我们针对齐磊的舆论导向做出应对,只要破坏了他的传播意图,那我们就可以赢了?”

    只见奥克雷皱起眉头,“难道不是这样吗?”

    亚当斯,“这就是错觉!”

    “???”

    “???”

    亚当斯,“首先,我们且不说可不可以破坏齐磊的舆论引导,就算做到了,我们也不算赢。”

    奥克雷,“为什么?”

    亚当斯,“因为在传播对抗中,防守方就没有赢的概念。”

    “即便我们反转了舆论,也仅仅是让原来与我们做对的那部分人沉默而已。”

    人是最固执的动物,即便你拿出铁证如山来,即便把他驳斥的哑口无言,可是“以理服人”只是理想的状态。

    大多数人,尤其是曾经占据舆论上风的人,会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框架之中,坚守原本的刻板印象。

    他不是同意了你的观点,而是在你的观点下选择了避让。

    结果就是,原来占领舆论的那波人不是转变了舆论观点,而是退后沉默。而原本沉默的一批人则占领舆论高地,攻守转换。

    奥克雷愣住,还是没大听懂。

    不过也听懂一部份,用后世的话说,就是让喷子闭嘴呗!

    急道,“可是…可是这不就足够了吗?”

    亚当斯听笑了,“正常情况下,确实足够了。”

    “在一个孤立的舆论事件之中,一方反转,另一方沉默,负能量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释放。也就是说,固执只是一时冲动,在沉默的螺旋,以及个人认知的作用下,大多数人会慢慢地转换观点,趋近于真理一方。”

    话锋一转,“可问题在于,这种类似于非暴力革命的传播,是密集发力,矩阵式传播。”

    “他的舆论事件不是孤立的,而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负能量没有时间释放,而是借由下一个舆论事件叠加爆发。”

    奥克雷,“……”

    脸都白了,有这么夸张吗?

    事实上,还真有!

    连续的舆论引导,不管在哪个领域,只要让其形成涟漪,那就像是游戏里叠BUFF一样,一层一层地加上去,数量越多,威力越大。

    这也是亚当斯说,无论是我们,还是公众,都只是齐磊的工具的主要原因。

    不管你做什么,哪怕是用毫无争议的胜利,用真理,战胜了一次,也不过就是在为下一次积蓄力量罢了。

    此时,亚当斯笑意更加意味深长,“而这…还仅仅是一个错觉而已!”

    “这个错觉就是,所有人认为【议程设置】是在传播概念,齐磊是借议程设置的理论来完成传播。”

    “可实际上,议程设置在传播的是争议!”

    “争议?”众人不解,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亚当斯摊了摊手,“打个比方吧,1+1=2。”

    “大家都认为,齐磊在传播等于2这个答案。可实际上,他传播的其实是‘到底1+1等不等于2?”

    奥克雷:“?????”

    亚当斯,“只要是议程,就存在正反方。”

    “舆论高潮,也仅仅是一方高潮,另一方沉默的游戏。”

    奥克雷已经被复杂的传播学理论搞的晕头转向了,他不想再听下去。

    “这有什么影响吗?难道只要是运用的传播学的理论,就无药可解?”

    “不不不!”亚当斯马上摇头,“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由于议程设置的争议性,所以,传播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也就是说,信宿接受到的同一个信息,反馈出来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世界观就不一样!”

    “再说简单一点,你认为今天的舆论和昨天的舆论,还有明天的舆论是同一批人,一直在发声,一直在提供反馈。我只要解决掉这批人,就解决了舆论问题。”

    “可实际上,他们很可能不是同一批人,甚至所持的观点也不一样。你针对一个舆论观点进行公关,并不能平息热点。”

    “就比如,一个突发的QIANGJI事件,有的人看到的是枪支泛滥,有的人看到的是暴力犯罪,有的人看到的是对女性的伤害,有的人看到的是信仰的缺失。”

    “只针对一个问题公关,解决不了问题!”

    “又由于问题太多,观点太多,轮番占领高地,所以舆论会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永远在运行沉默的螺旋。”

    奥克雷傻了,我就是想让你别什么都不做,怎么就这么难呢?

    可惜,事实告诉他,想在舆论上做文章,和齐磊对抗,是不可能的。

    亚当斯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从传播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我老师的非暴力革命理论,就是无解的存在。”

    奥克雷真的急了,你老师?你老师那么牛不还是载了?现在成了中国人的“工具”。

    吼道:“那我们…我们就这么看着他为所欲为!?”

    照你这么说,我特么花钱请你EDN的来干什么?有钱烧的?

    却见对面的亚当斯微微一笑,“奥克雷先生,您还是太急躁了!虽然无法从舆论方面下手,但是我们可以从其它方面着手解决啊!”

    奥克雷一怔,“什么意思?”

    只见亚当斯站进身来,与贝克向门外走去,“核心…是齐磊!齐磊才是一切的源头!”

    “只要让齐磊无法插手这个舆论链条,那么就没有人可以驱动这架复杂的机器。”

    “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

    奥克雷,“!!!”

    看着亚当斯的背影,茫然半晌,突然一笑,“我就知道,EDN从来不让人失望!”

    对嘛!解决了齐磊,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看来,亚当斯已经有了对策,那他只管签支票就好了,其它的交给亚当斯。

    ……

    ————————

    与奥克雷等人分开,直到上了车。

    贝克才迫不及待地开口,“亚当斯,你又在搞什么!?老师的传播策略再高明,也不是无解的!”

    好吧,刚刚亚当斯骗了奥克雷。

    不是他所说的传播理论是错的,那些都是真的,没有半点瑕疵。但问题在于,亚当斯漏掉了一个前提。

    少了那个前提,那段话的意思就全变了。

    虽然这种连续的舆论引导,YS革命,确实无法用常规的舆论公关去化解。但是,有一个基本盘,对于防守方来说,只要守住基本盘,那么舆论斗争的威力会大大减小。

    打个比方,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它的基本盘就是军队、经济命脉、文化,这些核心价值。

    YS革命的目的是什么?就是利用舆论引导民众,推翻政权。

    可是,如果基本盘不倒,舆论噪声再大,也是徒劳的。

    所以说,夏普的YS革命守则,往往是传播手段配合渗透ZF官员、经济力量同步使用。

    单一的舆论战争,收效不大。

    同样的,齐磊的这次服装营销,单一的舆论引导其实只是前菜,他的渗透大招还在后面呢!

    可是,亚当斯却把这段最关键的信息隐瞒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

    亚当斯的回答,让贝克有些脊背生寒。

    “谁在乎一场服装贸易到底是谁赢谁输呢?贝克,我有更大的计划!”

    贝克呆若木鸡,“什么计划?”

    亚当斯,“我要让米国人意识到老师的重要性!”

    “???”

    贝克完全听不懂,可是不等他发问,亚当斯又说了一句,“如果齐磊真的被踢出局了,那服装贸易的事就只有一个人可以胜任。”

    贝克听罢,脑海中马上浮现出老师夏普的身影。

    确实,如果齐磊出局,那么这么复杂的传播操作,只有夏普可以接手。

    可问题来了,“齐磊不太可能出局吧?”

    这不痴人说梦吗?

    亚当斯却是不再多说,只让贝克等着看就好了。

    ……

    ————————

    亚当斯确实是个人物。

    他甚至已经洞悉了齐磊的下一步动作就是渗透,而且是用卡拉.拉格斐来渗透进西方时尚圈。

    这是一步大招儿,没三十年的功力,是挡不住的。

    至于让齐磊出局?说实话,他还真挺想出局的。

    闹FD呢!这玩意可不和你讲理,更不长眼,万一感染了,挂了,那特么可就出笑话了。

    况且,最近几天,齐磊私事儿也不少。

    首先,清华封校了。闹出一个高烧不退的,在这个时候,这当然是大事儿,全校封锁。

    幸运的是,封校那天,徐小倩有事儿没在学校,所以她就封在外面了。

    而那个时期不像后世,起码半个月一个月的有个时间表,这一封就是遥遥无期。

    所以,徐小倩干脆趁着夜高风高,跑齐磊家来了,准备在他这儿呆到YQ过去。

    北大也封了,而伟哥就没那么好运了,被封在学校里面了。打电话来说,天天蹲寝室打扑克,闲出鸟来了。

    其次,李憨憨和杨晓搬新家。

    之前说过,李憨憨是在学校外面租的一居室,杨晓去蹭住。

    那是定福庄南里的老楼,条件很差,两个女孩就那么对付着。

    去年秋天的时候,晓儿看上了北街里面的一个新楼盘。是个带精装的高档住宅小区,叫东领建筑。

    当时就和李憨憨说好,她花钱买一套,然后让李憨憨陪她去住。

    今年开学之前交的房。

    两个傻丫头自己买家具,自己收拾,现在基本上都收拾差不多了,正要搬家。

    这事儿肯定少不了大伙儿,于是约定四月二十八号搬家。

    齐磊也先把拉格斐晾在了一边儿,和徐小倩,还有唐奕、君姐姐一起,给她们搬家。

    杨爸还特意给齐磊打电话,说有YQ他们过不来,让齐磊给张罗张罗,燎灶头。

    弄的齐磊很是幽怨,“老子一分钟几百万上下,还得给你们当伙夫!?”

    换来的却是:

    徐小倩,“我要吃油豆角。”

    杨晓,“熘肉段!”

    李憨憨,“再包点酸菜馅饺子吧!”

    齐磊,“……”

    于是,28号那天,叫了搬家公司,所有人都齐聚老房子那边。

    齐磊却跑到菜市场,买了一大堆食材,准备去新家开火喂孩子。

    女孩的东西零碎也多,搬家公司的小厢货拉了一车。搬到楼上,一个个累的跟狗似的。

    而且,还有不少零碎的东西,像是晓儿的一些首饰啊,演出服、礼服之类的,放在车上不放心。况且,人多,又不算远,一人拎一点就过来了,所以他们还得跑一趟。

    齐磊当然心疼自家媳妇,“徐小倩,你留下给哥摘菜!”

    哪成想,徐小倩一点不领情,她宁愿跑一趟,也不想在厨房里磨叽。

    逃似的下楼,“跑喽!”

    唐奕一看,就知道齐磊在抓壮丁,拉上君姐姐就跑,“我也跑喽!”

    把齐磊气的,你们点了一大堆,那不能光溜我一个人吧?

    朝着厨房外嚷嚷,“起码给我留一个!!”

    于是,杨晓和李憨憨对视一眼。

    晓儿,“我昨天做的指甲。”

    李憨憨无语,受不了晓儿撒娇,“赶紧滚!”

    就这样,李憨憨成了齐磊的苦力,进到厨房往那一杵,“事先声明,姐不会做饭!”

    齐磊,“别臭美!想做也得大伙儿敢吃才行。”

    “切!!”李憨憨撇嘴,往垃圾筒前大剌剌的一蹲,抓起一把蒜苔,“怎么摘啊?”

    她是真不会做饭,就从来没进过厨房。

    齐磊有点后悔,“那什么,你能把晓儿换回来吗?”

    只可惜,那几位已经没影儿了。

    而且,这一没影儿,就是两个月。

    ……

    半个小时之后,齐磊接到徐小倩的电话。

    接通就咆哮,“我后悔啦!!我想下厨房!!”

    齐磊一头雾水,“怎么了?”

    徐小倩,“楼封了!刚进楼,就拉线了!!”

    “楼……”

    齐磊差点摔个跟头,“楼封了?”

    这要平时,他还得问问,为什么楼封了?可是在这个特殊时期,不用问也知道怎么回事。

    徐小倩都快哭了,“真封了,我们几个都被关里面了!”

    李憨憨还在一旁傻傻的,还搞不清状况。

    却是齐磊挂断电话,饭也不做了,“走!!他们被封了。”

    两人急冲冲地下楼,想先看看什么情况。

    结果还没到小区门口呢,就见J车、救护车、J戒线一样不少。

    得,他和李憨憨这边,也封了。

    这一天,在定福庄南里、东领建筑,还有齐磊家所在的电建北院,几乎同时上报了三个从广州过来的YS病例。

    齐磊瞪着牛眼,看看李憨憨。

    李憨憨茫然地看看齐磊,蹦出一句,“别别别别,别看我!不不不不是我让封的!”

    齐磊,“……”

    这是什么脑回路?

    ……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重生之似水流年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