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长生可否 > 389、始皇代位,天下震慑

389、始皇代位,天下震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于皇帝请了代练这种事情,整个朝廷都是懵的,进而整个天下都有点懵。

    如果说其他帝王首先要了解大臣,掌控朝廷,平衡权力……始皇帝都没有去做,他只是告诉整个朝廷要做什么而已。

    够品级的官员,在御前奏对的时候,没有人敢说一句假话。

    甚至于,不敢不尽力。

    因为你哪里没有做到应有的水平,那位皇帝竟然一清二楚,不轻不重的两句敲打,便让人汗如雨下,惶恐不安。

    而一旦你交出全部忠心,问心无愧的时候,那个帝王又给你最大的宽宥,让你如沐春风。

    任何臣子,在他面前,都会心生一种智慧深不可测的感觉。

    他从不主动提议什么,只给一个方向让你去解决问题,当你汇报的时候,他才会云淡风轻的点出要害和更优的解决方向。

    他那双眼睛,似乎可以看出一切才能。

    他丝毫不顾及科举功名,人才的选拔安排如同羚羊挂角,但事后一看,只觉得精妙无比。

    他发挥人才的最大效率,却根本不倚重人才,诸般政策的执行,回过头来一看,竟然是相互呼应的,让人不知不觉就宛如落入了巨大的牢笼当中。

    在他制定的规则之下,每一个人都只能兢兢业业,容不得半点马虎。

    他的意志被彻底贯彻,无人能够反抗。

    从京师到北直隶,再到整个北方,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帝国都被他调动起来,所有人都马不停蹄的执行着他的意志。

    利益的收割、平均。

    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但又觉得在规则之下,无比的安全。

    本来还要经历漫长斗争的均田免赋,整个北方士绅的顽抗,在他的面前,就好似不存在一样,国家机器滚滚向前,一切牛鬼蛇神都不过是螳臂当车。

    那十万秦军分明一直驻守在京师,也没有动过。

    但普天之下,给人的感觉,却又好似处处都是大秦王师……

    在夏言安排下的宣大边军远征建州,的确成功的给建州送了温暖,但本应该乱成一团的边军,丝毫不敢造次,按照嘉靖早先准备的军队改革,五军都督府正式建立。

    鞑靼、瓦剌、哈萨克、帖木儿、亦力把里、卡契、天竺、尼巴剌、缅甸、暹罗……

    边境各国无比配合,甚至制定了协防管理的驻军制度。

    只一支骑兵北上鞑靼,由达延汗率先臣服之后,带上各国的部队,开始巡游,部队越来越大,军势越来越盛,一路巡游,直接不战而屈人之兵。

    那是一种很玄乎的感觉。

    他们知道大明如今是秦始皇在代为君主,恐惧便蓦然升起,明明局势与之前没有太大变化,却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因为,只要懂历史的人都知道。

    这位始皇帝统一六国后,短短十一年间,究竟做了多少事,他们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离得远就安全。

    如果说汉武帝的“寇可往,我亦可往”是针对匈奴的一种战略态度,是表示不论你在哪里,我都要保持攻击能力的态势。

    那这位始皇帝只有两个字——征服。

    百越够远?森山老林瘴气太多?部队补给跟不上?那就发兵五十万,集全国之力维持后勤,以秦驰道保证陆路运输,修灵渠保证水运,一年打不下来那就打十年,十年打不下来就打二十年。

    战争,从来就是国力之战。

    朕,打得起,你们呢?

    没有人怀疑秦始皇的决心,也没有人怀疑始皇帝的意志能不能贯彻,只是因为他在那里,整个帝国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知道会发生什么,该怎么去做。

    所以。

    他指挥的从来不是什么朝廷,也不是某个制度,而是亿万百姓。

    这,便是始皇。

    ……

    东林书院。

    在始皇帝的压力之下,湛若水终于来拜访徐阶了,两人对弈,湛若水沉声道:“如今已经不是你我赌气的时候了。”

    “太快了。”

    “嬴政代替嘉靖理政,短短一个月已经做了太多的事情,不能在这么坐视不理了,否则等嬴政平推过来,你我被擒拿之后,也得步入夏言的后尘!”

    那日朝会过后,夏言便被拖到菜市口凌迟处死。光荣的成为了大明第一个被凌迟的首辅。

    不同于嘉靖。

    秦始皇所给的压力,不仅仅让外族胆寒,江南士绅同样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那是从上到下的一种强烈不安。

    徐阶不紧不慢的落了颗子,说道:“放心吧,始皇帝用势,的确登峰造极,但他毕竟只是代替嘉靖理政而已。”

    “三个月时间,还不足以让他对江南动手。”

    湛若水却没有这般镇定,他激动道:“三个月不会动手,三年呢?甚至百年千年呢?嬴政倘若不还政于嘉靖,照这种情况,嘉靖根本夺不回皇位来。”

    “这不是朝廷的问题,而是整个帝国的民心和氛围。”

    “太可怕了。”

    “上至百官,下至草民,所有人都相信着他,并且主动的去按照他的意志行动……你看看《大明律》。”

    “哪怕有登闻鼓在,愿意相信律法的也不多,许多人都是被逼无奈了才走法律途径。”

    “而现在……”

    “一个佃户拿着大明律,就敢把地主绑了,押去京师。”

    “洪武年间不是没有这种事情,可两者的频率完全不同,北方就不说了,我们江南各地都有这种情况发生,南京不受理,不公正,他们就跑到京师去!”

    “再这么下去,不需要三年,江南就要彻底败亡!”

    听湛若水说着,徐阶喝了口茶,笑道:“谁给你的自信,在始皇帝手下能坚持三年?照你们这水平,这个态势下去,能顶一年就不错了。”

    湛若水脸色发青:“现在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

    徐阶笑道:“放心吧,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伸,而政治与制度,不过是为经济服务而已,经济又是发展的表象,归根结底,这是一场文明之争。”

    “张执象他们所图甚大,秦始皇的眼光自然更加长远。”

    “他们没有直接攻灭江南的想法,现在灭了江南,不过是逞一时之快罢了。问题远远没有解决,只是隐藏起来了而已。”

    “到时候再想找出病症,找出潜伏的病邪,何止是百倍困难?”

    “病邪由表入里,就难以拔除了。”

    “所以。”

    “秦始皇必然还政,也必然远走商洲,我们要对付的,依旧还是嘉靖,只是因为始皇帝的原因,嘉靖捞了个大便宜而已。”

    “不说百官,就连百姓,松口气后就会发现,在始皇帝手下做事,很累。”

    “因为有对比,他们会愈发拥戴嘉靖,而始皇帝已经开了很好的一个头,把恶事都做完了,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士绅,也得对嘉靖感恩戴德。”

    “短短三个月,几乎就要做完三年才能做完的事情。”

    “只能说,不愧是始皇帝。”

    一个优秀的皇帝对于国家有怎样的影响,真正见到始皇帝的时候,徐阶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念,全国上下贯彻一个意志,爆发出的力量简直就是摧枯拉朽。

    湛若水稍微冷静,明白徐阶的推理的确很有可能。

    但就算如此……

    “哪怕始皇帝还政给嘉靖,甘愿出走商洲,可他如果去了商洲,商洲将彻底一统,夷州一战,许海落败,大明已经拿回了相当一部分海权。”

    “此后有大明和商洲交相呼应,海权就彻底没有我们的份了。”

    “当海洋贸易的命脉被他们掌控的时候,动摇的将是整个江南的经济,生丝、茶叶、瓷器、钢铁,各类工业产品,我们卖给谁?”

    “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

    “不能光由着嬴政进攻,我们必须反击,最好……除掉他!”

    徐阶抬头瞥了湛若水一眼,宛如看弱智一样,且不提这一眼挑起了湛若水多少肝火,徐阶只是不咸不淡的说道:“始皇帝还坐镇京师的时候,你刺杀一个给我看看?”

    “哪怕他放开兵马俑,让它们重回皇陵。”

    “只是带着墨教的那几个人远渡重洋,可谁能拦他?谁能刺杀他?”

    “莫要忘了。”

    “我们这个始皇帝,可是集齐了十二枚符印的……”

    一个没有办法刺杀和暗杀的帝王,实在是太让人棘手了,特别是这个帝王还长生不老的时候,那就是一种绝望。

    湛若水带着狰狞和自暴自弃的说道:“如此说来,大家都投降算了!还打什么打!”

    徐阶微微一笑,身体前倾,威势压来,他看着湛若水说道:“所以啊……你们就只能靠我了,我是你们唯一的救命稻草。”

    “正如你们暗杀不了始皇帝,他们……也强杀不了我。”

    “否则,你以为武林大会结束以后,江湖之上,还有什么势力可以保你我的安危?”

    “只需要一名大宗师斩首,那便万事皆休了。”

    “真有这样的机会,你以为他们会不做吗?张三丰天下无敌了,为什么不动手?单纯的是畏惧因果而已吗?”

    “都不是。”

    “他们是没有把握能够胜我,才放弃的直接斩首啊。”

    徐阶如此自大的口气,让湛若水很不适,你这么厉害,还用玩这些权术?直接找张执象他们决战不就好了?

    杀了嘉靖,杀了张执象,这场长生革命,就算失败了。

    可你连……

    湛若水本来在腹诽,但却戛然而止,因为,徐阶手中的佛骨权杖,白蛇从眼眶处钻了出来,湛若水看到的却不是一条小小的白蛇,而是缠绕着世界,从云端俯瞰,能够吞噬日月的灭世之蛇……

    <a id="wzsy" href="https://m.asxs.com/view/145366/">《仙木奇缘》</a>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长生可否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