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驱山赶海,六丁六甲,神魂交锋

第二百六十二章 驱山赶海,六丁六甲,神魂交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皇天道图,三重位阶。

    层层金光铺展开去,似登天长梯,如通天大道。

    人、神、鬼,三界的真君、仙家、地祇。

    皆显现于一方方古朴的神龛之间。

    善功阴德仿佛烟云,徐徐飘散。

    化为一股股香火之力,蜿蜒起伏,缓缓落入上清众圣位阶。

    “吉神入命!三山九侯!”

    纪渊心头大震,耳边如擂天鼓,敲金钟。

    似有数十天女散花,大道纶音响彻。

    头顶三寸的浓烈气数,仿佛亩许大的庆云汇聚。

    【脚踏七星】命格之中,浓郁的灵性如雨丝垂落。

    悄无声息浸润魂灵,使之通体舒泰。

    令人有种证得正果、仙位,飞升上界的虚幻之感。

    “天阶与地阶的请神入命,确实有所不同。”

    纪渊像是成仙了一样,心神飘然拔高。

    灵性泼洒如墨,仔细勾勒那尊吉神的栩然神意。

    不多时,充满道韵的吟哦之声,轰动于识海。

    “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释我厄;

    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

    奉我律令,辟除邪魔,神鬼皆走!”

    浩浩荡荡的灿然金光凝成大字,好似龙章凤篆。

    蕴含深刻玄奥,逐步烙印在纪渊的心中。

    紧接着,那尊名讳为“三山九侯”的吉神。

    身披道袍,头戴木冠,立身于法坛之上。

    四面八角,分别置放香炉、丹炉、道烛、法铃、雷木等器物。

    供品则是五果、六斋、茶、酒、花、香。

    只见这位三山九侯先生,一步踏出神龛,走下法坛。

    左手捏雷印,右手持剑印,口中念道:

    “凝神存思,心无杂念,六丁六甲,奉我敕令!”

    瞬息之间,就有六道威猛神将、六道阴神玉女接连浮现。

    拢共约莫三指长,五官细致,栩栩如生,飞绕于周身。

    “贫道见过命主!”

    施法完毕,三山九侯先生拱手对道。

    “时辰已到,请吉神,入命格!”

    纪渊眸光凝定,喝出一句。

    “正该如此。”

    三山九侯先生点头称是,道袍一卷,朗声大笑。

    化为流光飞起,坐镇命格当中。

    霎时,斗柄似的七颗天星剧烈动摇,光芒大放。

    尤其是那一道点亮的武曲,更加熠熠生辉,不可直视。

    吉凶俱全,命格稳固。

    除非像白含章那样,气运极为贵重,气数势不可挡。

    否则,绝对难以撼动【脚踏七星】。

    皇天道图抖动华光,映照出一行行古拙字迹。

    【吉神】:【三山九侯】

    【来历】:【乃万法祖师,又名炳灵公,左右有法符童子和收符童郎,下掌六丁六甲神将】

    【道术】:【步罡踏斗,礼拜星宿,召遣神灵之仪式,法天地造化,日月运行,可动山根水脉,出入险恶地势。】

    【开坛做法,随身携带法铃、雷木,化用土石,立地成坛,施法施咒,事半功倍。】

    【六丁六甲,唤请护身,可厉行风雷,制伏鬼神,召六丁赶海,遣六甲驱山。】

    “这一尊吉神的来头,可要比夜游神、日游神,都大多了。”

    纪渊心中思忖,三山九侯的位阶,远在什么山神、水神之上。

    毕竟,动辄就可召遣六丁六甲神将。

    要知道,道教之中。

    另外一位同样喜欢动用丁甲岁神的至上仙神,乃是真武大帝。

    位于天阶极高之处,需要耗费百万善功阴德才能请来。

    “三山九侯,能够敕令三山五岳四渎九江八河。”

    纪渊看向已经见底的善功阴德,心里没有丝毫可惜。

    若非坠龙窟内阴魂邪祟众多,加上堕为怒尊爪牙的妖魔行尸,提供了极为丰厚的巨大收获。

    他想要请入这一尊吉神,还不知道奔走多久,耗费多少!

    “葬阴瓮,十大凶险地势之一!看我破之!”

    纪渊睁开双眼,浓郁的灵性涌向眉心。

    好似仙神飞升入天庭,显出凛凛神威!

    长街之上,妖魔忽然噤若寒蝉。

    好似感受到了,某种极大的恐怖!

    就连赵如松麾下冲杀凿阵的八千阴兵,亦是战战兢兢。

    连忙缩入翻涌的阴雾当中,不敢再出来。

    “发生何事?这小娃儿做了什么?”

    端坐在黑色莲台上的八首佛身,齐齐眯起一双双瘆人的眼眸,望向那袭气机大变的白蟒飞鱼服。

    隐约之间,纪渊像是成了一位巍峨如山,浩瀚似海的有道真修。

    虽是长身而立,并无什么明显动作。

    却散发出一股龟蛇盘结,水火相济的无形道韵。

    昼短夜长、电闪雷鸣、风雨飘摇的营关雄城。

    好似都被镇住了!

    一时之间,天地陷入无声的静谧。

    这样的惊人变化,自然也惊动了秦无垢。

    原本持枪与八首佛身杀成一团的女千户,不由心头微动。

    她察觉有一股辟阴除秽的浩荡之气,宛如大日煌煌。

    引得众星拱卫,将四面八方的灵机气流,全部都给牵扯过去。

    好似朝拜上神?

    “十息已过!小冤家成了?他何时学了道门武功?老君教?真武山?”

    秦无垢娥眉挑起,大枪扫动,劈出一道粘稠殷红的腥臭血浪。

    窈窕的身姿借势运力,好似展翅的大鹏。

    陡然划过凌厉的轨迹,脱出那方由妖魔尸潮托起的黑色莲台。

    周身躁动的气血,猛然一停,收入躯壳。

    灵素子展露出来的八识心王本相,乃是佛门极为高深的修持功果。

    所谓八识,乃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

    前五识,依五觉而生,乃视、听、嗅、味、触。

    四境之前,佛门僧人通过打坐、诵经、持戒。

    修持五觉,凝练五根。

    从而顿悟“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等玄妙之能。

    此后三识,乃是成罗汉、成菩萨、成佛之正果。

    灵素子练成八识心王的法相,并非是它大彻大悟。

    而是剑走偏锋,利用八次尸解,强行证就的内景本相。

    每当接近那方黑色莲台,秦无垢的心神就会不由自主,仿佛耳边响起外魔嘶吼。

    气血难以控制,好似筋骨皮膜统统活转过来,化为无数个小人。

    个个都张大嘴巴,饥饿无比,择食啃噬!

    拖得时间一长,血肉甚至会有堕落异化的巨大危险!

    加上八首狰狞如大蟒,十六条青黑手臂挥动似狂,施展诸般武学。

    两面夹击之下,纵然秦无垢已经凝练真罡,身兼两门绝学,亦不是对手。

    “不破葬阴瓮,任由这魔头勾动地势气机,咱们始终处于下风,斗力难胜!”

    纪渊低声说道。

    眉宇之间威严莫名,周身血气如大江大河,透发皮膜,撼动虚空。

    弹指之间,挺拔的身形转折如风,脚下步伐不断。

    像是踩在大鼓之上,发出沉闷如雷的轰隆巨响。

    黑色莲台之下,滚滚尸潮升起的血浪,顷刻炸散。

    “道家……真人的本事?”

    秦无垢睁大双眼,既有惊奇,也有震骇。

    她晓得小冤家所修的横练,乃是佛门绝学。

    却从不知道,还会踏罡步斗之法!

    这可是道门秘传!

    曾有下山济世的真人,以此降伏山中猛兽,驱散作祟鬼神,一度被传为神迹。

    “真武山,老君教的真传弟子,才能修习!

    而且难学难精,必须存思九天,按照斗宿之象,走九宫八卦之步,才能禁制鬼神,破地召雷!”

    <a id="wzsy" href="https://www.31xs.net/46/46545/">《最初进化》</a>

    秦无垢持枪而立,眼中绽放连连异彩。

    她若看得没错,适才纪渊分明是一气呵成。

    轻而易举就踏出七步,震动百丈长街,扫荡阴秽之气。

    此等功力,足以比肩有道真修了!

    “徐伏,这小娃儿有古怪!别在留手,收服不了,干脆一巴掌拍死算逑!”

    灵素子乃八首之主,立刻察觉布于营关的葬阴瓮地势,竟然有些松动。

    山根之重,水脉之沉,都是亿万斤重的恐怖分量!

    便是五境的大宗师,想要以肉身之气力挪动半分,也不可能!

    但在刚才,葬阴瓮的地势分明晃荡了一下。

    “踏罡步斗!龙虎山的传承?不对,七百年后,龙虎山早就没了!”

    玉玑也是惊骇不已。

    它曾经做过正道盟主,如何能不知道这门道家绝学!

    三步九迹,合出北斗之形,脚踩坎离之卦。

    放在道家真人的手中,可定鼎中枢,镇压八方。

    甚至能够号令二十八宿,召使天地正神。

    “他连存思观想都不用,难不成是那个老道士转世投胎?

    我倒要看看,他的踏罡步斗,是否能破万法!”

    徐伏挥动青黑手臂,一息之间劈出九掌。

    劲道连成一片,如怒涛骇浪打落而下。

    蕴含着粉碎一切、震荡一切的凶猛意味!

    “如此嚣张,那就先斩你!”

    纪渊同时请入吉凶二神,他之命格就是北斗七星。

    根本无须存思观想,就可以脚踏罡步。

    随手再摄来一截雷击木,勾动三山九侯之灵性。

    立地成法坛!

    脚下土石登时松软如泥,飞快聚拢成一方九尺高的法坛!

    扬手一指,好似判官笔勾销生死!

    日游神的钉魂丧神之能,当即用出!

    徐伏那两条青黑手臂,翻动如轮,劈落杀至。

    可惜,它之血肉乃阴煞凝成。

    虽然坚如精钢,寻常刀剑、武功,根本无法伤之。

    但遇上日游神的道术,却如大日融雪,毫无抵挡之力!

    盖因阴司鬼神,对于游魂邪祟,乃是天生克制!

    太古传说,有一无法无天的妖王,纵横十万大山。

    可到了阳寿耗尽之时,照样也给黑白无常勾走神魂精魄,拿下冥府之中。

    由此可见,阴司权柄之隆重!

    据说周天之内,十类生灵。

    唯有五仙,可以超脱冥府拘束。

    若为五虫,便要继续受劫!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纪渊抬手点下,好似生杀予夺!

    喀嚓!

    徐伏两条青黑手臂瞬间一分为二!

    就像落到油锅之内,噼啪作响,炸出一连串的爆鸣之音。

    尔后,化为一缕缕青烟消散殆尽。

    “灭魄冥炎!”

    纪渊张开五指,手掌往内一盖,向外一推。

    四处弥漫的阴煞之气,好似火上添油。

    呼啦!

    大团雾气烧了起来,化为灼烈精魄的滚滚血炎。

    嗤!嗤!

    似是两道赤红火线被猛烈弹出,去势极快,穿过徐伏的狰狞恶首。

    “痛!这小子……他得了阴司的庇佑!是一方游神!”

    徐伏一双幽暗的眸子,直接被灭魄冥炎烧出两个硕大的黑窟窿。

    那种直刺魂灵的剧烈痛楚,比起天底下任何酷刑都要恐怖。

    两道赤红的火线,像是附骨之疽,狠狠地撕咬。

    还是灵素子反应极快,抬手打爆徐伏的狰狞恶首,避免那道诡异的血炎蔓延。

    反正满城阴煞气机加持于身,无论受到再重的伤势,也能恢复过来。

    就像原本为纪渊枭首的鸠陀摩罗,此时已经重新长出一颗略小的恶首。

    “果真有几分手段!佛门的横练绝学,十道气脉的太阴刀法!道家的踏罡步斗,阴司鬼神的道术……”

    灵素子心下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它的八次尸解,化为八恶之首。

    斗到现在,鸠陀摩罗与徐伏,反而都是被武道境界最低的纪渊所伤。

    此子才是心腹大患,说不定会坏了大计!

    原本的轻蔑低视,都在这一刻转为凝重与杀机!

    “晚了。”

    纪渊嘴角噙着一抹笑,似是讥讽。

    他立足于那方九尺高的法坛上,头顶三寸之处的浓烈气数,转为浓郁灵性。

    “六丁赶海,六甲驱山!奉吾敕令,去!”

    这十五字宛若炸雷,响彻营关雄城。

    就连洞天之外的黄粱县,亦是有所听闻。

    好似神人下诏,鬼神遵从!

    六丁六甲,得令之后。

    这些约莫三寸大小的神将、玉女,立刻四散飞去。

    钻入葬阴瓮地势,搬动山根水脉!

    纪渊见状,如三山九侯附身,口中念念有词道:

    “一敕,乾卦统天兵!

    二敕,坤卦斩妖精!

    三敕,震雷动天兵!

    四敕,离火烧邪魔!

    五敕,兑泽英雄兵驱邪押煞不留停,

    六敕,巽风吹山岳、飞砂走石追邪兵,

    七敕,艮山展威灵、闭地户、封鬼路、穿鬼心、破鬼肚、封镇凶神恶煞,

    八敕,坎水纳千祥、凶邪秽气化无踪,

    六丁六甲左边守、天兵天将右侧护,

    吾奉敕令!鬼神走不停!

    神兵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每吐出一字,六丁六甲便就涨大一尺,最后好似威猛巨灵。

    直接搬走几座凶气勃发,恶气盘踞,阴气凝结的山丘。

    又堵住九口锁龙井,彻底毁去山水地势。

    轰隆隆!

    连绵成片的屋宇倒塌,震起大片烟尘。

    原本上宽下窄,聚煞遮阳的葬阴瓮。

    顷刻就被破去!

    那座黑色莲台立刻缩小下去,化为正常大小。

    再也没有之前滔天的魔威气焰!

    “竖子!尔敢破我风水局!”

    八首扬起,如巨蟒吞天,发出震耳怒吼。

    “如今没了这座葬阴瓮,你又能奈我何?”

    纪渊驱使六丁六甲,反掌之间瓦解大凶地势。

    九尺法坛上,白袍翻飞,大蟒怒张,分毫不输八首佛身的狰狞恶煞!

    “哈哈哈!看我等夺了你的躯壳!尸解大法!八魔转轮!”

    灵素子亦是张狂大笑,各个恶首吐出一道神魂精魄。

    形象各异,有方士、鬼蛟、儒生、僧人、道修……

    犹如八轮血红邪月,急速凝成一点。

    咻的一声,电光火石之间,射入纪渊的眉心。

    既然斗力不能胜!

    那就斗神!

    如今以八对一,优势自然在我!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