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我来此界开神道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丹阳山越,黟山道场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丹阳山越,黟山道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扬、越蛮夷多未平集,内难未弭,故权卑辞上书,求自改厉。”

    “山越好为叛乱,难安易动……”

    世人提到江南,都认为江南繁盛,商业发达,往来小桥流水,烟雨人家,怎么看都是处处美好景象。

    然而在丹阳郡的很多地方,却是异常穷困,因为这里多山林,人道发展程度不高,以至于形成山越这种势力。

    山越之称常与“山贼“、“山民“等共同出现。其生产方式以农业为主,种植谷物,又因“山出铜铁“,而常常“自铸兵甲“。

    他们大分散、小聚居,好习武,以山险为依托,组成武装集团,其首领有“帅“、“大帅“、“宗帅“等诸多称谓,长长不服从中央王朝的管辖,处于半独立的状态。

    徐闻赖以起家的丹阳兵,其兵源大都是山越,作战勇勐而不畏死,在富饶的扬州可谓是独一份。

    山越给徐闻卖命,也是因为只有徐家愿意和他们交好,帮其提供盐油冬衣,在官府派兵剿灭他们时,通风报信。

    而和山越交好的徐家被江南簪缨之家所不容,数代人拼搏下来还是一个乡下土豪,直到大虞崩灭,徐闻才趁势而起。

    时也命也,要不是襄助山越,可能徐家早已崛起,但要不是襄助山越,徐闻建立吴国也没有这么容易。

    <a id="wzsy" href="http://www.siluke.com">siluke.com</a>

    数代人的耕耘,于徐闻这代爆发,一个乡下土豪逆势而起成为吴国之王,这也是很多世家郡望所震惊的。

    当然,谁也说不好,是不是吴山宗提前数代人布局。

    没有高人点拨,徐家先祖又怎么会去交好所有贵人厌恶的山越,要知道吴山宗可正是在丹阳郡的山林之间。

    丹阳郡中部,有一条横贯延绵的大型山脉,名为黟山。

    黟山主峰原高一千一百七十丈,天变之时得外力作用,拔高至三千三百三十三丈,直达云巅。

    诸峰积石,逈如削成,烟岚无际,雷雨在下。

    霞城洞室,乳窦瀑泉,无峰不有;岩峦之上,奇踪异状,不可摸写,诚神仙之窟宅也。

    据黟山群脉中居住的山越人所言,往往能闻峰上有仙乐之声。

    这天,一行看起来颇为奇怪的人闯进了黟山,他们的目光时刻都在扫视周边的情况,身体紧绷,随时准备应对偷袭的模样。

    只有被围在中间的一人,他姿态放松,神情舒坦,就彷佛回到自己家一样。

    “山越人没外界传闻那般可怕,他们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莫非你们这些钦天监精锐,还怕被埋伏?”中间的这人正是徐闻,他居然秘密潜入了还在吴国控制中的丹阳郡。

    说来徐闻也觉得不可思议,李隆他的心就这么大,就这么相信他不会再重归吴国?

    “顺义侯的丹阳兵我们可是见识过,要真在这黟山中被围杀,我等可没把握保您无恙。”带队的钦天监一等银卫狄飞昂低沉地回道,他的声音彷佛不带任何情绪,但却能让徐闻明白他的意思。

    徐闻年少时尚义任侠,勇力不凡,被推崇力量的山越勇士所敬。

    起兵后也多有亲突敌阵之事,这等人物你说练没练过武,他的武道修为足有后天巅峰。

    可作为楚国明面上的官方超凡机构,钦天监该有多少高境武夫和入道修士,其内部的银卫就和武院的银牌内院一样,起码也要到先天境。

    狄飞昂作为一等银卫,那就是先天巅峰,徐闻自从立国后早已荒废了武道,气血低迷,先天巅峰一个手指头都能镇压他,更不用说队伍里面还有其它银卫和铜卫。

    徐闻自嘲地笑了笑,没有理会狄飞昂的威胁,而是自顾自大步上前,澹澹地说道:“黟山群脉既是山越人的核心住所,也是吴山宗所在,你说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你家大王不派宗师级武夫或者真人道修执行任务。”

    狄飞昂愣了愣,作为楚国朝廷培养的自己人,他接受最多的思想就是听从命令,关于任务背后的情况他还真没想太多。

    转眼间,他们来到了山脉深处,这里出现一片宽敞的山峡谷地,里面有排列整齐的木屋,有一层层正在翻耕的梯田,还有化冻的小溪,潺潺流水从更高处流下。

    “这是不愿意下山的山越人,他们习惯了黟山中生活,你说这是像不像世外桃源?”徐闻停在进入谷地的道路口,解释询问道。

    作为起家的最大支持,徐闻在建立吴国后给了丹阳郡很多优惠政策,特别是山越,只要下山就能获得上等的水田和建好的房屋。

    如今已经有一部分山越下山定居,但还是有大量的山越人留在群山之中,他们只需要官府不歧视针对即可。

    出于种种考虑,徐闻并没有强制山越人下山,万一吴国基业出了什么事,黟山中山越就是他东山再起的本钱。

    只是徐闻万万没想到,再次来黟山,他不是来募兵再起,而是要求山越人不再支持山下的吴国。

    “怎么不进去?”狄飞昂疑惑地问道,他看出徐闻似乎有什么忌讳。

    谷内众多山越人正在往来种作,炊烟鸟鸟,一切都很正常。

    “等人,早在跨入黟山的第一步,我们就被盯上了。”徐闻笑了笑,说道。

    狄飞昂等一众监卫有些不相信,因为他们从金陵出发南下,经历重重关卡,也没被人察觉到踪迹。

    但事实正如徐闻所说,山越人早就发现了他们,要不是认出徐闻,可能已经刀兵相见。

    “呜呜~”

    突然,谷内响起激越的号角声,周围山林中涌现出无数人影,他们手持强弓和刀剑,虎视眈眈。

    “戒备!”狄飞昂下意识地就把手放在了腰上,那里放着紧急备用的符箓,可以抵挡一时的箭失偷袭。

    徐闻拍在狄飞昂的肩上示意他们看谷内,一队队身着艳丽服饰的山越人从木屋中走出,载歌载舞,露出灿烂的微笑。

    就算是不懂山越礼仪的人,也能看出这是他们在欢迎尊贵的客人。

    几个面容枯朽,发须皆白的老人杵着拐杖,在人群的簇拥下迎了上来。

    “吴王。”

    “徐大人。”

    “徐小子,好久不见。”对于徐闻,山越人有各种各样的称呼,但只有这支山越部落的族长敢叫徐闻小子。

    徐闻刚想走出去迎接最中间的老人,结果被狄飞昂和另一个银卫一把拦住。

    歌舞骤停,本来还算和善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山越老族长看了看徐闻身边的人,又对徐闻眼神示意一二。

    徐闻缓缓摇头,又对狄飞昂说道:“南方大势至此,你不会以为我还有什么想法吧,楚王既然敢派我来那就是相信我,狄银卫不妨向山上看看。”

    狄飞昂顺着徐闻所指的方向看去,但只有一片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

    当他用武道灵感体察时,却又感受到万分的危险,似乎那里有什么禁忌。

    “忘记你不是修士,也没有天生灵眼。吴山宗完了,这种时代没有超凡势力支持,一个国家根本……噗。”徐闻话没说完,突然不受控制地吐出一口鲜血。

    血沫四溅,似乎带着紫气,再仔细一看,紫气已经无影无踪,归于天地。

    徐闻虽然没有修道,但他是人主,是曾经吴国一千五百万百姓的国君,一言一行都能勾动人道之力。

    这种人主不能修炼长生,可对于超凡力量还是有深刻的辨识度,徐闻吐血,清晰感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流逝。

    那是气运力量的流逝,是紫命位格的跌落,在阜陵大战失败后,徐闻就有这种感受,而且颇为强烈。

    当儿子陵阳侯宣布监国称王,国都金陵被占后,气运流逝之感就就一直在伴随他。

    这也是徐闻为什么觉得复国无望的原因,当下最关键的还是保全宗庙,维持侯爵之位,这样才能让阴世根基千年不缀。

    吴山宗的人可是和他说过,徐家的先祖都已经住入阴世福地,甚至形成了王庭。

    当然,吴国的国祚太短,阳世王国一灭,阴世王庭就会跌落位格,只能保有世家家格的根基。

    但是就是这样也够了,只要李隆不针对打击,未来徐家有阴福庇佑,照样能够将富贵传承下去。

    徐闻在吐血昏迷的短短几刹那,看到了很多,紫气离自己远去,人道意志失望的叹息,云山雾罩的吴山宗彻底毁灭。

    刚刚这一次吐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黟山上面的吴山宗,这个和吴国缔结扶龙之约的古老仙门没了。

    彭!一声剧烈轰响自山巅而起,随后是漫天霞光萦绕,一直遮盖天日的厚重云层化作无色水烟,随风消散。

    世代居住在黟山群脉中的山越人,第一次清晰看到了黟山主峰上的瑰丽奇景,怪石嶙峋,古树遒根,白日有星芒璀璨。

    可当所有人的目光移向山上具体的景物时,他们面色大变,宛如看到了什么不可能的景象。

    一汪巨大的光幕悬于半山,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怕山中的凡人看不清仙境。

    仙山楼阁,云阶月地,瑶草琪葩,璇霄丹阙,这些都没错,仙人修行的地方就该如此。

    可其上最大的一座宫殿,却是迎来了灭顶之灾,凋栏玉砌具都在一条树鞭下化为尘埃。

    最后只余刻画着吴山宗的金字牌匾,跌下万米悬崖,摔得粉碎,一如曾经不可一世的吴山宗烟消云散。

    翠绿树鞭的主人是扮相十足的年轻仙修,其头上顶着一亩庆云,璎珞垂珠,宛如华盖,金花万朵,络绎不绝。

    时而仙音相伴,时而仙禽东来朝拜。

    如果有之前围攻吴山宗的仙楚联盟修士在此,一定会认出,此修正是承清,是一位真正的仙人。

    承清盘坐一捧浮云之上,似乎对刚才毁灭吴山宗的根本重地毫不在意,当然,跪服在玉石广场的一众吴山宗核心弟子和长老,也已经不在意了。

    他们面如金纸,气若游丝,显然受过承清的仙法之威。

    天师级的宗主在仙阵被破时,就已道化天地,如今剩下的门人也没反抗的余地。

    轰隆隆!天地变色,乌云凝聚,护山大阵被破没多久,雷劫便已到来。

    吴国气运大减,甚至濒临国灭,作为扶龙宗派的吴山宗当然要应劫。

    此前有仙材改造过的护山大阵隔绝,吴国再没彻底灭亡前,他们倒能苟延残喘。

    只是被仙楚联盟众修围攻,再加上承清这位仙人不遗余力的破阵,吴山宗的末日提前到来。

    天地之威下,所有山越人都跪了下来,头埋在冰冷的泥土中不敢再看,这时也没人关心徐闻的身体了。

    楚国钦天监的监卫们还好,毕竟有正值气运向上的楚国体制庇护,不过他们此时也只能瞠目结舌的静观,什么也做不了。

    知道承清身份的狄飞昂,算是明白了徐闻说的话,为什么大王敢放他入山越老巢,一个真正的仙人压在头顶,谁敢妄动?

    雷劫来得快,去的也快,只余玉石广场上的道道雷劫之印,还有一缕清风吹走所有的黑色尘埃。

    刚才跪满整个广场的吴山宗弟子,居然一个没剩,介入扶龙之事太深,连累整个宗门。

    吴山宗比蜀地的灵宝宗反噬还要厉害,灵宝宗好歹外门弟子没受劫难牵连,吴山宗可能外门弟子都难保住几个。

    这一刻,吴国疆土各地,不知道多少隐藏的吴山宗外门、记名弟子遭受反噬,参与太深的直接暴毙,一般没什么联系的也会霉运加深。

    总之经过这一遭,就算吴山宗在吴国的根基再深厚,也无法再掀起什么波澜,那些俗世弟子连喝凉水都塞牙缝,能干成大事?

    天色复明,山越人颤颤巍巍地起身,突然峰顶又是一阵波动横扫四方。

    一卷金光灿灿的卷轴从虚空出现,而后缓缓摊开,磅礴的神威将整座黟山笼罩。

    好不容易从雷劫下缓过气的黟山万灵,又是纷纷跪下,嘴里不自觉地喊出跟随承清喊道:“恭迎神旨!”

    “神君有令,以黟山为尔道场,掌黟山权柄,受神庭庇佑!”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我来此界开神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