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我来此界开神道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吴国灭,国运大涨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吴国灭,国运大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光神旨的旨意简单明了,以后黟山就是承清的道场,并且神君还赐予了他黟山的所有权柄,一如真正的山神。

    承清不顾自己的仙人威严,以大欺小,将吴山宗众修堵死在山门中,最后还将其整个宗派亲手送上路。

    这般敬业?要知道放眼整个神庭,也没有神灵敢轻辱他,只有神君陈尧才能对其下令。

    他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元衍界根基,自从被陈尧打服,他连一个真正的落脚之地都没有。

    真仙境,就算在能级更高的仙界,能供其修炼增长修为的地方也不多,更别说元衍界这种灵气尚未完全到达巅峰的中千世界。

    因为没有上品的灵眼灵脉之地栖身,承清在元衍界只能静修不出世,一旦动手就很难补充损耗。

    回仙界?他不是在下界飞升成仙,想通过通道返回仙界,需要付出的资源可不菲。

    本来清虚宗经营数千年,以聚灵阵形成的上等灵脉,刚好适合他落脚,但可惜清虚宗所为违背了天地运转的自然规律,为陈尧所主神道不容。

    还好承清兢兢业业,完成了陈尧交代的各项任务,正式接纳了他,现在赐下的这座黟山道场刚好合适。

    黟山原来就是扬州数一数二的灵地,这才被吴山宗选为立基之地,当天变之后,灵气汇聚,黟山灵脉更是能承载真仙的正常修炼。

    当然,只要元衍界没有达到大千世界的位格,想要获取仙气这类高能级灵气,就只能靠自身压缩提纯,每一道仙气都异常宝贵。

    得到神君陈尧的封敕,承清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神道之妙,言出法随,规则加身,在这黟山道场中他灵力充沛不绝,完全不用担心损耗。

    最关键的还不是他有了栖身道场,可以传承道统,而是承清正式得到神庭的承认,那句得神庭庇佑可不是玩笑话。

    承清作为下界仙人,投靠城隍神所建神庭,这不是一个什么秘密,至少能上台面的仙门都知道这件事。

    堂堂真仙为一介神灵效力,这是耻辱也是背叛,承清如今已经被其他下界真仙所不容,甚至可以说他和仙界都已经站在了对立面。

    仙界曾经是仙神并立,神道盛极一时又骤然崩灭,可能很多仙人并不了解这里面的隐秘,但肯定能察觉到不对。

    当初下界,承清被陈尧正面镇压,眼看性命难保,长生之途即将毁于一旦,他不得不选择臣服,投靠神道。

    活是活下来了,可背叛了仙界利益,又怎会不引起下界诸仙的敌视。

    元衍界天地大变,处处是机缘,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都可能有复苏的秘境入口。

    这些秘境中的天材地宝,对于仙人也有大用,甚至运气好,还可能得到其内积蓄无数年的高能级灵气。

    当其他下界仙人四处寻宝时,承清只能龟缩楚国境内不敢外出,因为随时都有可能被围杀,他在仙人中可不算太强。

    为此,承清在心底还有些腹诽,直到今天他终于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

    不仅是有黟山道场能够支撑他修炼,还有以后如果被其他仙道势力围杀,承清完全可以请求神庭支援。

    承清心情舒畅,长长吸了一口气,顿时整座黟山掀起了灵气风暴,一股股精纯的灵气汇入他的仙体,随后压缩纯化。

    在仙界洞府,他觉得修炼进度也不能比这里更快,因为他只是一个小派的传承人,比散修好不到哪去,能成仙都是福缘还不错。

    吞吐几次后,方圆数里的天象也随之变化,一个巨大的灵气黑洞出现在空中,承清察觉到动静太大只能停下,道场的阵法还没布置。

    神君把这座黟山交给他,可不是随便祸害的,他只是稍稍体察,就能感受到黟山群脉的力量。

    这种还未处于神庭管辖范围内的名山大川,直接封敕管辖,消耗的神道规则之力肯定不小。

    承清挥手收回展示山顶情形的法力光幕,俯身看向山下的凡人,他们脸上的尊崇、畏惧、向往、迷茫,无不让承清身心愉悦。

    这就是一个仙人的恶趣味,他喜欢这种感觉,要不也不会干出特意放光幕,让凡人看戏的事来。

    其他正经仙人也不会像承清一样,头上特意顶一方庆云,原本不知是所修功法原因,还是他喜欢惹人注目,现在看来大概率是后者。

    承清清了清嗓子,传出朗朗威严之声:“此后黟山为大楚黟山,所居之民皆为大楚子民,可受吾庇护,汝等可愿?”

    这是他顺手为之,神庭没有给他交代这种小事,但承清知道楚国和神庭的关系,所以他也不介意帮点小忙。

    这句来自万米山巅的问话,清晰地传进了每个山越人的耳朵中,他们面面相觑,最后在老族长的带领下山呼。

    “我等愿尊上仙之令,此后永为大楚子民。”

    他们愿意吗?说实话很愿意,毕竟是仙人亲口许诺庇护,而且事实上也由不得不愿。

    承清微微颔首,招来云雾,将黟山主峰再次遮蔽。

    接二连三的大变,使这些山越人精神疲敝,不过老族长和几个族老还是撑着笑脸迎上来。

    狄飞昂和一众监卫一起让开,他们这时自然不会再去阻拦,不用他们费口舌,任务目标已经达成。

    徐闻简要说明来意,双方宾客尽欢,就连“护送”徐闻而来的监卫也得到了山越人的最高礼遇。

    原来都是自己人!

    过了两天,山越一族还派了很多干练之辈,随同徐闻等人一起下山,山下依旧效力吴国的山越人交给他们说服。

    兴平十年一月二十三日,丹阳郡很多有山越人在的驻军纷纷独立,他们驱走吴国管理城池的官吏,并遣人前往金陵,请求楚军南下。

    逃到丹阳郡治宛陵的吴国小朝廷,突然发现,一夜之间他们的基本盘崩了,丹阳兵不愿意再听从朝廷的命令。

    派到黟山等各地山林募兵的官员,没有丝毫音信,就好像山越所在之地成了龙潭虎穴,进得去出不来。

    一月二十五日,楚国扬州宣抚使温敏博率宣抚使团及万余军卒南下,不是不想带更多军队,而是楚军主力都派往了越国边境。

    不过吴国大势已去,宣抚使团中又有副使范旭这样的前吴国高官,所以他们一路招降纳叛,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反抗。

    南下收复丹阳城池的进度过于顺利,宣抚使团就像是行军而不是攻城,七日不到就逼近了宛陵门户重镇芜湖。

    吴国小朝廷穷尽所有,搜罗了三万郡县兵,并派丹阳郡守前去守城,希望借助这位牧民官的威望,让芜湖军民坚守。

    宛陵城,一处颇有几分富丽景象的宅院中,小吴王一身紫袍王服显得雍容华贵,可他的面色却是充满愁容,丝毫没有成为一国之主的喜悦。

    说是吴王,却连宫殿都没,还要征用宛陵富户的豪宅以为行在。

    此时小吴王正和一众大臣奏对问策,当初虽说吴国主力覆灭,大厦将倾,但仍然有众多吴国高层逃出了金陵城。

    都是人族精英,哪能看不清大势,只是做阶下囚,命运不由己,还是去退守一线希望,他们选择了后者。

    在吴国荣华富贵不会少,投楚可能一切要从头再来。

    “唉,老太傅您一策不献,真就没希望了吗?”小吴王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有一丝希冀。

    他的问询对象正是前王太傅翁阳,也是力主支持徐闻亲征一搏的重臣,按道理说徐闻兵败,新王登位后要严惩翁阳,但现在看来这位老太傅依旧受到重视。

    没办法,翁阳在吴国建立过程中,做出的贡献非外人能想象,这是一位智谋堪称绝代的谋士。

    “当初我就说,吴王亲征是最后一次机会,你父亲不行,你更不行。”翁阳摇摇头,随后闭目不语,显然不想再多说。

    和这里其他臣子不一样,他是被强行带出金陵的,一把年纪了还跑什么。

    “翁阳,你以为你还是前吴王在的时候,倚老卖老!大王,切莫听此老朽胡言,丹阳郡守在此地深孚民望,有他在芜湖必不会有失。”翁阳的态度激怒了在场大臣,马上就有人反驳道。

    “大王,丹阳和豫章还在朝廷手中,有户百万,民间财富充裕,国事大有可为啊!”

    “使团已经前往越国和彭城国,只要他们答应援手,贼子在江南必定不能久持,东山再起未尝不可。”

    “山越兵不能用,但豫章江西兵可称勇悍,能为我朝臂柱,只需予臣半年,必能募兵十万。”

    本来还因为翁阳之语有些扎心的小吴王,在众臣的一言一语下又恢复了信心,当即又投入挽救国难的奋斗中去。

    可他这点信心没坚持超过两天,前线芜湖失守的消息传到了宛陵小朝廷,撤,第二次南狩。

    小吴王宛若傀儡,被吴国的世家豪绅拥簇着退到陵阳县,他想不通三万大军怎么守城守不住两天。

    这可是守城不是野战,明明楚军主力都没南下,一万人不带重型攻城器械能拿下芜湖这种大城?

    这一跑就差点跑出丹阳地界,不是不想再跑,而是继续南下山地太多,没有水路跑不快。

    还有广阔的黟山群脉就在后面,过去可能有些危险,毕竟那里是已经不听诏令的山越人老巢。

    陵阳是小吴王曾经侯爵时的封地,当然有一些掌控力,吴国各种优惠政策都最先施行。

    还有曾经为了塑造良好的继承人形象,基本上都免除了封地陵阳的贡税,当陵阳百姓热情迎接南狩的小吴王时,他这才稍稍得到一点安慰。

    吴王行在的居所条件再次下降,这次变成了陵阳县衙,本来陵阳也不算多富裕,县衙已经是最好的住所。

    屁股没坐热,朝廷百官还没全部安置好,又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

    不过这次不是北边的消息,为拖久点,众臣劝说小吴王把从金陵带出的一万宫廷禁军全留在了宛陵,现在宛陵仍在吴军手上。

    这次是豫章的消息,豫章郡守举全郡投降楚国,而楚国甚至没派军队,只是由使者私底下接触。

    <a id="wzsy" href="http://www.cxzww.com">cxzww.com</a>

    听说这里面有前吴王,现在楚国顺义侯徐闻的功劳,这也就代表吴国退路已断。

    消息传到陵阳,小吴王清晰地感觉到气氛不对了,很多大臣不再叫嚷着收复失地,也不再献计如何坚守,他们的眼神让小吴王感觉到不安。

    这时,初登大位,没有经历创业之难的小吴王,算是稍微明白了一点什么叫大势。

    丹阳郡何至于半月丢光,三万人守个芜湖城守不到两天?这是他们根本没守,因为军民都认为吴国完了,不想再做抵抗大势洪流的蝼蚁。

    兴平十年二月初二,陵阳城发生“宫变”,随朝南狩的世家豪绅举家兵围攻吴王行在,吴王侍卫不敌,叛军最后以小吴王头颅和陵阳城向楚国请降。

    而此时的宛陵,仍在吴军手上,扬州宣抚副使范旭和一众吴国降臣口舌都说干了,也没劝降成功。

    逼得宣抚使温敏博甚至想拉下脸皮,向金陵请求大将携神威砲支援,宛陵这种坚城可不是他这种“文臣”能攻下的。

    直到陵阳”宫变“的消息传来,宛陵城这才开城投降,至此吴国已无成建制的反抗力量。

    二月十日,吴国四郡全境正式归附,楚国扩土数千里,得民一千五百万。

    立于吴国的国运天柱轰然倒塌,流散的气运被楚国天柱吞并大半,本来吞噬蜀国后已涨到两百米高的天柱,一路拔高至两百六十米。

    待四郡正式融入楚国,这个高度甚至可以达到三百多米,如今楚国体制还在四郡逐渐铺设,人心尚未抵定。

    到那时,就算是秦国乃至中原诸国也比不上楚国的国运,你们还在混战不休,而我大楚已成定鼎南方的大势。

    吴国四郡全境拿下时,李隆没有待在四郡任何一郡,他早早便带着主力攻入了越国。

    一条苍莽霸气的黄蛟从李隆头顶跃出,对着吴国四郡方向发出喜悦高昂的龙吟,它大嘴一张漫天气运就从远方席卷而来,宛若饕餮来者不拒。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我来此界开神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