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仙门传功(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仙门传功(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宗门内的动作比众人想的都要快得多。

    在他们刚刚讨论完一天之后,晏灵修便是整理出来一大堆的规章制度拿给了沈绪看。

    沈绪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甚至很少掺合这里面的条令更改。

    最近的沈绪越发的佛系,整个人几乎是无欲无求了一般。

    宗门之内的变化他虽然了然于心,却并没有插上哪怕一句话,这是沈绪的处事风格了,你给我多少权利,我就能做多少的事。

    但当我把权利交出去之后,也不会过多的掺合这其中的一切,留待后来人慢慢的发挥,倒也很好。

    沈绪在这种舍和得之间找到了旁人难以言明的乐趣。

    条令是死的,人是活的,都会有漏洞的,沈绪倒是也没有开口提醒,至于真正是不是漏洞,还要在施行之后才知道。

    “我看起来,是不错的,不知晏师弟打算何时施行?”沈绪神色一顿,之后问道。

    晏灵修思索了一下,“立刻吧,这上面的条陈,师兄觉得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么?”

    沈绪笑了笑,随后说道,“改进的地方肯定是有的,而且很多,不如先按照这上面的去做,只有出了一些问题,才能够看出弊病。”

    晏灵修微微点头,沈师兄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如果真的要去直接施行,那我还来找你做什么,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也知道,沈绪的初心是好的,又给他表明了一个态度。

    只是,越发的让晏灵修感受到了周身无人可依的感觉。

    这恐怕是姜练都始料未及的。

    不过,晏灵修还是微微拱手,“多谢师兄。”

    从神霄大殿内走出来之后,晏灵修看着手上的玉简,直接扔了个传讯符篆出去。

    没过多久,练老的身影便跟上了晏灵修。

    “拿去施行吧,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汇报,不要自己解决。”晏灵修将玉简递给练老,说道。

    练老将之接了过来,粗略的看了一眼,随后笑道,“这上面,我看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只是,这些老人想要出来,还是要注意一下保密手段的,我九玄门早就被各大的仙门盯上,这种暴露底蕴的事情,恐怕也不大合适。”

    练老也不是一味的听从,还是要提一点意见的,不然的话,要他有什么用呢。

    他在九玄门内的地位,早已经是顶尖的了,如今,想要走出来的话,想大权独揽,还是要仰仗晏灵修的。

    如果说野心么,练老或许有一些,但却也不多,也不至于说是要把宗门据为己有。

    但,有个一人之下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还是不会错过的。

    姜练做掌教的时候,由于实力极为强大,练老的施展机会并不多,而且毕竟,人家用的都是年轻人,就算是实力上,也不比他们差了多少。

    是以,他们只有去办事的份,没有丝毫的主见,就算有想法,也会百般的顾忌,毕竟,姜练给他们都限定在那里了。

    就连袁老他们,提什么意见之类的,那位恐怕看都不看一眼。

    如今,晏灵修年少,实力嘛,虽然很强,但,毕竟对于宗门还没有掌控到那种程度。

    练老的机会就来了。

    此时还不去表表忠心,恐怕之后就没机会了。

    “言之有理,那练老觉得,应该如何去办?”晏灵修侧目看向了练老。

    练老微微拱手,“全凭掌教吩咐。”

    晏灵修笑了笑,“除了那几位已经‘死了的’半步化神,其他人不必保密,只是告诫下他们,在宗门之内不要暴露实力就可以了。”

    <a id="wzsy" href="http://m.xiashuba.com">下书吧</a>

    不暴露实力,就能够让众多圣地各自的去猜了,他们的情报系统恐怕还没有能够伸入到宗门最顶尖的决策层内。

    “掌教英明。”练老瞬间拱手,随后消失不见了。

    晏灵修继续的往前走着,这个时间,一般,他要就去钻研阵法了。

    不过,他还是打算前往在宗门之内随便转转。

    毕竟,政令上通下达,也都是需要时间的。

    走到了宗门的演武场,正好,晏灵修看到传功长老正在讲着什么。

    他也坐了下来,在一旁听了一阵,传功长老讲的入神,也没有特意的去观察什么,毕竟,宗门内的其他弟子来蹭课也是时有发生的,他们自己也乐得如此。

    讲的都是比较基础的,并且通俗易懂。

    宗门之内的传功长老们水平都是很高的,基本上都是几百岁的资深老人了,他们的研究方向往往也只有一个。

    比如眼前的长老研究的是筑基期的脉络,并且重点在讲的是筑基中期的东西。

    侧重理论研究,至于真正落实到实践上去如何,那还是有待论证的,但,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之后,倒是能够少走太多的弯路了。

    这就是大宗门的好处了,也是众多青年才俊挤破了头颅也要过来的原因。

    晏灵修听的倒是津津有味的。

    让他注意到的,是一个年轻的过分的小娃娃,应该只有七八岁,八九岁左右。

    但,其实力已经是达到了筑基中期,这简直可以称之为绝世天才了。

    从炼气九重,到筑基期,这是个质的飞跃。

    一个孩童,不足十岁,就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绝对非是等闲啊!

    哪怕是在九玄门这等级别的仙门里,人才辈出,恐怕也很少会有这么恐怖的存在。

    寻常的弟子,八岁的时候还在干嘛?

    恐怕连修炼是什么都搞不懂吧。

    这位完全可以是五年金丹,二十年元婴,有望可以冲击一下三十岁之前达到元婴期的记录。

    进境速度恐怕不比当年的景琼要差多少了。

    这种资质,一般是超越极品天灵根的。

    这等宗门的后生,还是很值得晏灵修注意的,毕竟,这是几十年后的宗门顶梁柱啊。

    哪怕是成为下一任的掌教至尊也说不定。

    晏灵修沉吟了一下,决定回去便好好的查一查,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倒是想要收入门下。

    很快,前方的长老便停了下来,目光望了过来,似乎是感受到了晏灵修在东张西望,“那位弟子,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讲?”

    老者似乎是口头禅一般,又是把最后一句话的尾部重复了一遍,“是不是有什么话讲?”

    晏灵修,“......”他看了一眼四周,这里好像坐的只有自己一人。

    “是不是有什么话?”老者看到了晏灵修没有什么动作,继续问道。

    晏灵修指了指自己,得到了老者确定的目光之后,他轻轻的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没有。”

    “他听懂了。”老者微微的指了指晏灵修,向着众多弟子说道,随后又是看向了晏灵修,“你有没有听懂?”

    晏灵修,“......”

    “我.......听懂了!”晏灵修点了点头。

    “听懂了,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是这样?筑基中期的灵气运行原理是什么?是怎么这样呢?为什么只是这样?”老者继续的发问道。

    晏灵修,“......”

    啊......

    一连串的问题,差点让晏灵修绝倒。

    师尊在的时候,好像都没有问过自己这么多的问题来着?

    这一刻,晏灵修倒是感受到了传功长老这种老师职业的压迫感。

    “我是来听课的,您继续讲。”

    这一刻,老者似乎从沉浸式的讲课中反应了过来,感受到了一下晏灵修身上的波动,随后看了一眼晏灵修手上的戒指,目光发直,“你是不是我们掌教?”

    “我是,您继续讲,我只是来听一会儿课。”晏灵修随后解释道。

    上面的传功长老点头尬笑了笑,随后继续的讲了起来。

    晏灵修倒是没有多留,感受着身旁众多的目光,他略微坐不住了,还是转身离开了。

    蹭课失败。

    晏灵修随后回到紫霄殿内,找到一位执事,让他查一下这位弟子。

    这执事却是笑了,随后说道,“七八岁大,筑基中期,恐怕宗门之内也就只有一位了,是否是穿着紫霄峰的服饰?”

    晏灵修想了想,点了点头,“是。”

    事实上他也没注意看,倒是只顾观察这位的实力和水平了,然后又被传功长老给打了个岔,这也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这位是朱小公子啊,掌教去询问一下朱首座就知道了。”执事笑着说道,“是朱首座和一位无始道门的天才女子所生,资质非凡,据说当年出生的时候,就连上一代的掌教至尊都惊动了。”

    上一代的掌教,自然是姜练了。

    一个超越极品天灵根的天才,自然是值得所有的仙门强者注意到的。

    当时的天生异象真是笼罩了整个九玄门内,金霞漫天,让人心生敬畏。

    当年他倒是没有直接收入门下,而是让景琼教导。

    景琼嘛,能够教导出来个啥。

    如果景琼真的一心一意的去教的话,那么可能这位也就不用去外面蹭课了,一峰之主的亲传弟子,竟然去跟着听基础课,果然是景琼的做派。

    “好,你回去吧。”晏灵修轻轻的打量了一下之后,直接发了个传讯符篆。

    没过多久,朱载霄便出现在了面前。

    朱载霄对于晏灵修还是很尊重的,虽然他在姜练面前没那么多拘束,那是因为姜练是他的弟子,虽然后面有些不愉快,但,他退隐了之后,也就一笔勾销了。

    至于晏灵修,说不上是敬畏还是什么情绪,总之,朱载霄对于晏灵修面前,总是有些气场被压制的感觉。

    微微的拱手一礼,“掌教,你找我。”

    “师祖不必多礼,您请坐。”晏灵修站起身来,也是恭敬着。

    对于这种仙门的老前辈,晏灵修也不至于有什么架子。

    “晏掌教有事但说无妨。”朱载霄坐下,笑道。

    “刚刚我去了一趟宗门的演武场。”晏灵修开口道。

    “演武场,那可是个好地方,晏掌教是去考核传功长老了么?”朱载霄笑着问道。

    晏灵修,“.......”

    考核传功长老?

    他也得有那个气魄才是啊。

    反倒是被传功长老考核了一阵。

    还问他筑基中期的各种理论,他哪会这个!

    他的筑基期是怎么过的?

    都是一路莽过来的啊,什么修行灵气运行,他虽然清楚,但却不懂怎么表达出来。

    毕竟,他当年所修的是玄清仙诀,还是和普通的仙诀颇为不同的。

    晏灵修觉得不能再提这个话题了。

    “朱师兄之子的实力不错,资质也属上乘,不知可入我门下?”晏灵修随后问了一句。

    “这个......”

    朱载霄觉得有些惊喜,如果入了九玄门掌教门下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家的孙子,又会是下一代的掌教人选了。

    果然,这天下,总归是他朱家的。

    不过似乎是考虑到了什么,朱载霄随后神色微顿,“他是金属性体质......怕是不好修魔功......”

    “无妨,玄清仙诀是我的本法,我的魔功也只是不得已而修的,寻常也不会拿出来用,我觉得凭借我冰属性极致的体质,应该有资格教导他。”晏灵修点头说道。

    这是真正的爱才,如果不然的话,他倒是不会和朱载霄解释这么多,不与理会就好了。

    朱载霄自然是惊喜的,当年这小子没有成为掌教亲传,但成为了紫霄峰首座亲传,也算是有资格继承仙门。

    只是,这位的师尊有些不靠谱,也不争这个位置。

    如今,晏灵修要收徒,他自然是喜出望外。

    但,很快他就犯了难了,“先前,姜掌教将他放在景琼那里教导,如今,换师尊这种事,恐怕还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言外之意,我没意见,你若是想要的话,要去和景琼扯皮。

    晏灵修轻轻的摆了摆手,“不必理会他,只要师祖同意,我就和他们说一下,过几日便进行收徒仪式。”

    正好,在他升任掌教的时候,顺手收徒,以后倒是也不用那么麻烦了。

    “那自然好。”朱载霄笑道。

    晏灵修点了点头。

    指望着景琼师兄能教好弟子?

    还不如指望着自家子弟通通自学成才。

    杜云的实力也算是不错了吧,资质更是绝巅,但据他所知,景琼师兄从始至终就没有教过杜云什么东西,扔下灵诀就跑了。

    甚至,去了一趟南域,几个月而已,回来就连杜云的名字都快忘了。

    可见有多不重视。

    事实上,晏灵修也想到了自己。

    师尊好像也是留下灵诀就不再多管了。

    不过,师尊确实是在处处的为他着想,包括各种的琐事,甚至,师尊还特地的去看了他的比试......

    此前种种,每一个细节,晏灵修都还是记得的。

    和景琼师兄这种不负责任的想法,还是有极大差别。

    想了想,最终还是去了两道书信,一道发给景琼,一道发给朱南幽。

    却没有发给姜练,但,如果师尊还留意宗门的话,一定可以看到的吧。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