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其他小说 > 诸天从金山寺灭门开始 > 第一百七十章 金蝉法师,天下乱象

第一百七十章 金蝉法师,天下乱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拳,诸神拜落,普渡慈航陨!

    诸神参拜,拜下的可不仅仅是诸神,还要浩瀚的天地法则,冥冥之中的天地大势,却不是谁人都可受得的,非位格极尊,气运至高的大能之辈不可。

    哪怕赵海禅拳中诸神非是真正的诸神,只是此刻在此地之中,不是真神也胜似真神,却不是他普渡慈航能扛得住的。

    一拳回落,滚烫的异血随着气劲洒落道蕴海中,那恐怖的诡异大能再不见身影,赵海禅立身海上,身上气息缥缈,却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眸中无喜无悲。

    只是望着海中良久,神魂冥合天地细细的感应着普渡慈航的气息,直到确定他真的已经身死之后,方才缓缓的抬眸,正欲转身探索。

    忽然他的动作呆愣了些,有些诧异的再次向着一个方向望去,却见入目之间,一道划分天地的黑线浮现。

    “那是...海岸?”

    不知不觉之间,他与普渡慈航一番争斗之下,竟然已经来到此片道蕴之海的尽头,亦或是此方承载着道蕴海的天地的尽头?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却已经再难保持平静。

    须知此地若是真的像是自己猜测的那般,乃是鲲鹏之胃,那么这海岸真的是海岸吗?

    他心头念头疯狂的闪动,却不妨碍着他的身形破空,看准那海岸的方向便是疾驰而去。

    艺高人胆大之下,他却也丝毫不害怕这是什么陷阱。

    毕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此刻都到了人家的地方来了,自然没有躲着绕路走的道理。

    他也不惧怕什么海市蜃楼之类的东西,身形破空极速而行,千里万里只在瞬息之间,随着他的不断前进,却见那片海岸在他的眼中开始不断的变大,最终却是浮想了怪石嶙峋的崖石。

    这是一片海蚀崖,嶙峋的怪石呈现各样的模样遍布,却都是散发着令人震怖的气息和灵光,经历道蕴的海洋成千上万年的冲刷,便是这里的一粒沙子都是难得一见的异宝。

    更别说是此地历经无数光阴尚未被侵蚀完毕的海石,这等的物品落在外界便是归一大能也能为之打的狗脑子也给打出来。

    此刻在此地却是随处可见,随意的散落在海边,或是星星点点或是成山成林,端是成一蔚然奇观。

    见此赵海禅倒吸一口凉气之间,心底不但没有因此而欣喜若狂,却是反倒是越发的冷静和忌惮。

    众所周知,剧毒之蛇五步之内必有解毒之物。

    同样的至宝之物,五步之内难道没有守护之力?

    这河狸吗?

    这当然河狸,不但河狸,而且他装的很爽。

    赵海禅腰间一枚赤玉般的小印发出晶莹之光,却是在不断的被他提起手中庞大的石山就是往里塞。

    对于这样的宝物,赵海禅选择连根拔起。

    这等宝物沾染了恐怖的道蕴,这道蕴都已经渗入石头的肌理之中,不说拿来练器,便是拿出去给人参悟都有人抢着买,且是有价而无市的那种。

    如此宝物,他有什么理由不去收刮?

    谨慎,固然重要,但是在扫视了几下没有发现危险之后,赵海禅果断的放下了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是疯狂的往小印里装,那是搜刮的一个不亦乐乎。

    “如何?收刮完了没有?”

    忽然一道打趣的声音自耳边响起,赵海禅下意识的想要回道还没有,下一刻这结果只还没有说出口,便已经察觉到不对,身形暴退数十步,落于海中,却是戒备的回望而来。

    眸光扫视四周,却见那崖石之上,不知何时已经为人削平出一个平台来,一个身着明黄龙袍,背靠九龙椅的身影正端坐其上,含笑的看着自己,显然,方才开口的便是此人。

    赵海禅望着那道身影,看了许久,眼睛眨巴着缓缓将一身的气息收敛装作乖巧之状缓缓一礼拜下称道:

    “陛下!”

    不错,来者正是大梁之主,哪位人还没死就给自己定下谥号的一代帝王,梁武帝张梁!

    啪嗒!

    一道晶莹的白棋落下,落子生根却似乎衍生出无穷的变化出来,引得棋局之上风云激荡。

    赵海禅呆呆的望着那棋盘之上的棋子,却见那棋子哪里是什么棋子,分明就是一个个被染成一定颜色的世界,便如同他此前所经历过的聊斋世界一般。

    “所以说真的有人在执棋?”

    “道友,这一波可算得上是我稍胜半子呀!”

    “呵呵,那倒也未必。”

    面对着张梁的话语,对面那人淡笑的开口回道,却是缓缓的落下一子,尔后转身开口对着赵海禅开口道:

    “小徒弟,许久未见了!”

    轻轻的海风吹动着那月白僧衣的衣袍,露出那人俊美的不似人间的真容,端是相貌堂堂,风姿英俊,身上淡淡的禅静气息环绕之中,却更添几分出尘,月白僧衣之下显露出的是真佛子之貌。

    这般的外貌比之赵海禅还要稍稍高出一丝,还有那浑身禅意的吊样,便是赵海禅此刻瞎了也能认出这货是哪个了?

    可不就是自己心念已久,不知是死了还是活着的便宜师父,金蝉法师嘛!

    此刻竟然在此遇见了?

    赵海禅望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心中充满了复杂之色,这位对于自己却是不差,此刻自己如今对他开口言说金山寺之事呢?

    他的嘴巴数次张了张,却不知如何开口,最终却只能轻轻的唤了句“师父”罢了。

    然则赵海禅不提,他金蝉法师反倒是主动开口叹道:

    “小徒弟,不必在意,金山之事我已尽知,只说该有此一劫,却怨不得其他!阿弥陀佛!”

    <a id="wzsy" href="https://m.asxs.com/view/144292/">《控卫在此》</a>

    闻言赵海禅还能说些什么,却也只能随着一同叹息着点头。

    过去无法挽回,未来犹可创造!

    他心下心头翻涌正欲开口询问,抬头之际,却见金蝉法师那充满深意的眸光望来,却是含笑开口道:

    “此地你的机缘已然尽得,且去吧!”

    说话之间,大袖回来,无尽的狂风自不可知之处生出,却是吹起赵海禅身影漫卷入龙卷之中,破开无数的空间,无数时空的巨力,吹落到不知何地。

    待到赵海禅回过神来,却已经发现自己早就已经换了地域,看这地方的环境和不正是自己曾经进入秘境之处吧。

    “自己,这是回来了?”

    感受到四周熟悉的景物以及天地之间充斥着的异力,赵海禅终于还是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一袖子把我从秘境之中挥回现实之中,师尊呀师尊你丫的到底有什么秘密呀?”

    这样强大的实力,绝对不是什么归一渡劫可以形容的,或者是仙级以上?

    赵海禅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却非是他现在所能探索的了的。

    ..........

    秘境之中,随后挥退赵海禅之后,金蝉法师怅然的望天许久,却是幽幽一叹道:

    “徒儿呀徒儿,非是为师有意瞒你,只是有些事情却非是你一时半会可以接触得了的呀!”

    说话之间,他的眸光幽幽的望向一出,那是一片翻涌的道蕴之海,一条细小的武功正缓缓的自海底爬出,自海中游荡,缓缓消失在海洋之中。

    良久缓缓转身道:

    “陛下,开始罢!”

    再次转身之时,他眸中复杂之色消失,唯有无比平湖如水,淡淡的眸光之中似乎盛放着无边的智慧,深不见底。

    .........

    大梁,皇都。

    赵海禅以惊龙剑破开皇都之中的虚空封锁,循着原来的轨迹回到大梁国都的大殿之中,见此此刻的大梁俨然却是已经炸了锅一般。

    不,炸了锅的可何止大梁?

    此刻整片修行界都在因为一个消息而翻腾,那个所谓的光阴秘境竟然是个陷阱?

    有来迟的法相高人亲眼所见,所谓的秘境出口竟是一个怪鱼的张开的鱼嘴,那些个天骄大能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进入秘境之中,此刻恐怕是全部都要进入了人家的鱼肚子。

    这都半年过去了尚且没有动静,这下恐怕是真的完蛋了。

    本来这也就罢了,毕竟那秘境之中去的不是大能就是强力法相亦或是那些被看好的天骄之辈。

    这些人物,那一个不是人中之龙?

    谁也不会轻易的相信他们真的没了,最多只不过是觉得他们是暂时的被困在里边,终于回来的。

    而且这本就是那个来迟之人一家之言,却是难以说服大家,毕竟眼见未必为真。

    然则这个时候,蜀山剑门之上的锁妖塔崩了。

    缘由爆出之后,更是令得天下哗然。

    那锁妖塔崩塌的原因却不是其他,竟然是因为那锁妖塔之中新关进去了一个不久前自秘境之中出来便实力打进的家伙的。

    这下子,很多人都不淡定了,特别是那些门中有天骄进入秘境之中的大派们,那进去的可都是他们的老祖,要么就是他们门派的未来呀!

    这若是真的还得了?

    却是被几个大派合力请出一尊老怪,对那人进行的鉴证搜魂,却是确认了此事,于是这个世界直接就炸了。

    某些失去天才儿子,甚至弟子和中流砥柱的门派,直接发疯,开始四处的发泄,有人直接异化,而其中却也不乏想要趁机崛起洗牌的势力,直接将天地搅合成了一滩浆糊一般。

    这不,赵海禅方才回到皇都,还未走出大殿便已经被这满朝文武以及各位皇宫大臣给堵住了。

    那各种的检验身份的法器异宝灵符,校验灵魂气息的宝物却是不要钱一般的在他的身上挥洒。

    差点没有把赵海禅惹得翻脸干人,不过好歹他知晓现在自己真若这么敢,回头这整个皇都都能围攻自己,这好歹忍了下来。

    这好不容易结束了一轮却是被这群大臣们开始逼问皇帝的下落,以及那些高手的去向,端是令人无语。

    “说,陛下去哪里?”

    听着耳边毫不客气的话语,已经殿中那些个留守的法相,一个个惊人的气机锁定,赵海禅眉头微挑身上可怖的气息再不掩饰,就这般垂流而出,堪比大能的气息却是压得诸多的王宫大臣一个个都抬不起头来。

    大殿之中,赵海禅脸上面无表情,言语却是比如寒冰还要来的冷。

    “诸位,还给各位搞清楚了,尔等的身份地位亦或者是势力不见得比我高多少,此刻要么安静的闭嘴,要么回去乖乖的待着去?本座不是你们可以质问的。”

    恐怖的气息压在心头,几乎令人喘不过气了。

    此刻才有恍然,他们在逼问的是一尊跟武王都能一战的大高手,而且不止,有法相高手惊悚,此刻他的气息比之法相还要强,那岂不是说?

    剩下的他们压根不敢猜想,这位的年岁还不足三十吧?

    甚至不足及冠。

    一尊不足及冠的...

    无人敢说。

    看着殿中被自己的压服的诸多王公大臣们,赵海禅无奈的摇头,其实他知晓这些人为何这么着急,若非必要他都不愿意如此以力压人,只是他不管不行了。

    哪位陛下却是真的放得心下,直接把整个大梁的核心给带走了,这下这不乱的很。

    不过谁又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呢?

    本来若是没有这等之事,该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

    心中叹息之间,他却是已经开始发号施令:“兵部...“

    一道道命令自他的口中吞出,是显得如此冷静而熟稔似乎早就已经做过无数遍,然则此刻以他的身份却是...

    听着他的命令得来的不是应喝,反倒是一道道怒视的眼光。

    “你...”

    有人扛着恐怖的威压抬头就要骂,却看到一柄金色的长剑高举,一道暗隐龙纹若隐若现,此刻却似活了过来一般。

    那是惊龙剑!

    那人对上赵海禅淡淡的眸光,却终是低下了头颅开口道:

    “臣领命!“

    梁武帝张梁开国之时便有言,手握惊龙剑者,便是朕的继承人。

    这番话语本来有皇帝在宫中就是个笑话,最多不过是个信物罢了,然则此刻皇帝不在,他便有了如朕亲临的效果。

    以力压人,大义在手,赵海禅总算做事轻松了许多,安排下去之后,却是清空了所有人,来到后方偏殿之中自古自的闭起了关。

    此刻大梁的高手不在,他却还需坐镇在此,以防不测。

    恐怖气息充斥宫殿,如风雷般的呼吸声响起,恐怖的大河在拍击,唯有一人的宫殿在隆隆作响,似乎有什么恐怖的凶兽在其中肆虐,吓得普通的宫人压根不敢靠近。

    此番他的收获极大,却还需闭关整理消化一番。

    赵海禅眸光明灭,渐渐陷入了沉寂,偏殿内唯有有节奏的风雷之声一如既往的响起。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诸天从金山寺灭门开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