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和前任上恋爱综艺后我红了 > 18、第 18 章

18、第 18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哈哈哈哈哈我一个爆笑,弄了半天阮老师根本不认识】

    【这就是正宫的底气吧,两耳不闻窗外事,doge】

    【什么表白,什么修罗场,首先得让阮老师把他放在眼里,呲牙.jpg】

    【问题是真不认识吗,万清月追我哥那么有名,阮老师一点不知道?】

    【我也觉得离谱了,装的吧,万清月苦追大半年,隔三差五就要公开cue一下任钦鸣,阮颂咋可能不知道】

    姜淇淇直接傻眼:“你真不认识他吗?”

    阮颂看大家问号,他也问号:“我对娱乐圈的艺人都不熟,万清月很火吗?”

    他一个编剧,满打满算只能归到影视圈,认识的都是拍戏的演员,跟娱乐圈爱豆流量那一套还是有分别。

    大家互相对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率先回答问题。

    最后是梁羿推了下眼镜,直接搜出张万清月的照片摆到阮颂面前。

    阮颂微微倾身,觉得照片上的小男生比他想象中好看,唇红齿白,但不是羸弱不禁风那种,笑起来开朗可爱,左边脸颊带着单边酒窝,小虎牙甜甜的。

    他也就礼貌性夸了句:“现在内娱的小男生质量都这么高了啊,长得还挺清秀,是爱豆?”

    弹幕纷纷在公平上刷起问号。

    【居然真不认识哈哈哈哈我操了】

    【看我哥现在心虚得大气不敢出,节目组真是整得一手好活,doge】

    【《合拍19天》导演组:没想到吧,剧本猜到了,猜不到嘉宾,亲亲.jpg】

    阮颂提出问题,房间里再次无人应答,甚至望向他的神情更加诡异。

    秦斯嘉难以置信:“……颂你平时不会在微博上看钦鸣的热搜吗?”

    但凡稍微关注过两眼都能知道!

    阮颂想着他都分手一年了,上哪去关注:“我……可能因为我把他的名字屏蔽了?我平时也不太玩微博。”

    【?????】

    “你把钦鸣哥的名字在微博屏蔽了??”姜淇淇再次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只听说过情侣闹掰分手互相拉黑屏蔽的,还从没听说过正谈着恋爱就屏蔽。

    阮颂为自己找借口找得越发熟练:“平时看他的脸已经看得够多了,刷个手机还要看,不腻吗?”

    任钦鸣:“……”

    所有人、弹幕:“?”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除了你,应该没人对着任钦鸣这张脸会觉得腻吧!

    阮颂无知无觉将话题岔回去:“所以这个万清月是有什么特别的我必须听过他吗?”

    郑青有点等不下去,刚想张嘴,就被秦斯嘉抬起一手拍到大腿。

    现场氛围一度很微妙。

    阮颂视线七分疑惑三分审视,一一从众人身上滑过。大家不约而同或低头、或偏开,只剩下任钦鸣不敢躲。

    顶着直播间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任钦鸣极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

    阮颂感觉自己懂了:“他喜欢你啊?”

    【!!!!!】

    【哇这就猜中了,果然谈恋爱的人都有某种神奇的第六感,兴奋.jpg】

    【要来了吗要来了吗,修罗场这就要开始了吗!!】

    任钦鸣明显也不指望自己能瞒住阮颂什么,老老实实垂下眼回答:“好像吧。”

    【“好像吧”是什么模棱两可的答案,笑死我了】

    【不老实被抓包了吧,在外面有人表白,居然敢欺上瞒下,回家不报备,doge】

    【让我看看是谁慌啦,原来是我哥任钦鸣啊,嘻嘻嘻】

    【节目组这回不错,还没正式开始我就已经爽到了,色狼.jpg】

    房间里其他嘉宾听见阮颂提问,眉心皆是一跳,手心多多少少有些为任钦鸣捏汗。

    但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阮颂双倍迷惑的补问:“就这啊?”

    【?】

    “那就是来的艺人是任钦鸣粉丝,是这意思吗?”

    阮颂完全不能理解大家在避讳什么:“不会是觉得我连粉丝的干醋都吃吧?那任钦鸣那么多粉丝,我每天啥也不用干,光吃醋就够忙的了。”

    姜淇淇见阮颂完全不上心,立刻有些着急纠正:“不是那种粉丝!是想跟钦鸣哥正儿八经谈恋爱那种!”

    阮颂顿了一下。

    然后扭头找到他们房间的摄像机,直直望着镜头说:“据我所知,任钦鸣粉丝里应该没人不想跟他谈恋爱?”

    弹幕立刻爆出大笑。

    【还是阮老师懂我们,doge】

    【就说一般人的思想觉悟怎么会和我哥谈恋爱,呲牙.jpg】

    姜淇淇却更急了,正想再说点什么让他有危机意识。

    阮颂已然笑笑从椅子上起身,望着小丫头抻了抻自己衣角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喜欢任钦鸣吗,多大点事。既然任务内容都已经知道了,那就散了吧,我快困死了。”

    阮颂说完,没事人一样带头往房间外走,任钦鸣无条件跟上。

    事情变化太快,姜淇淇捧着手机完全没反应过来:“但我们还没说好明天买什么!”

    阮颂头也不回:“就按你们商量好的买呗,反正钱花光了节目组也会想方设法设置任务给我们塞钱。”

    又双叒叕被戳中心思的节目组:“…………”

    【哈哈哈哈哈,人家的综艺都是嘉宾省吃俭用,生怕钱没了,阮老师的综艺大手大脚快意人生,反向push节目组赶紧想新的变钱任务,妙啊,doge】

    【我宣布,情敌这一round阮老师完胜,撒花.jpg】

    【《格局》,阮老师a爆了我已经说累了。当事人都不在意,我们一票吃瓜的倒是比谁都紧张,大惊小怪,下跪.jpg】

    回到房间的阮颂,抬手就把门口摄像机的镜头盖扣上,直播画面瞬间一片漆黑。

    这个木屋里的摄像机24小时全程不关,嘉宾只有晚上睡觉才能拿东西把镜头挡住。

    但也只能挡住画面,不能暂停收音设备。

    所以没了看的,弹幕便纷纷竖起耳朵听。

    笑猜阮颂说不定豁达就是在人前做做样子,其实背地里一回房就要治任钦鸣的罪,跪搓衣板。

    但大家期待中的任何一种剧情都没有发生。

    直播间黑黢黢的画面只传出一阵被褥的窸窣,阮颂指挥任钦鸣关了灯,自己躺回床上倒头就睡。

    再然后无论弹幕怎么屏息凝神,能听见的也只有关灯按钮清脆的一声“啪嗒”,以及任钦鸣轻手轻脚上床的声音。

    所有人难以置信。

    【就这么睡了???】

    【日了,阮老师真是能干大事的人,真就一句不问】

    【可能这就是女王吧,自信放光芒,doge】

    【你咋知道俩人没拿手机交流,说不定就躺床上互发微信呢,酷.jpg】

    但阮颂和任钦鸣还真没发。

    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把音量调到最大,就能听见任钦鸣极轻极轻地一声“晚安”。

    阮颂今天确实是累了。

    一来,尽管他不怵镜头,可作为没有上镜经验的普通人,忽然如此高强度被镜头怼着,精神难免紧绷,一放松骨头就软。

    二来,他绝不承认自己时隔一年,重新跟任钦鸣躺回同一张床上,闻着某人身上熟悉的味道,眼皮自不觉就沉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九点,弹幕们准时蹲守在直播间。

    关于嘉宾强制性九点起床这一点,从《合拍19天》第一季就一直延续到现在,只不过每一季“强制”的方式不尽相同。

    有正大光明派人敲门的、有直接拿房间门钥匙突击破门而入的、有到点就播《凤凰传奇》噪音干扰的……

    慢慢到后来,嘉宾自己也知道不自找苦吃睡懒觉了,差不多都会在九点之前准时起来。

    比如姜淇淇为了让自己漂漂亮亮,直接定六点的闹钟爬起来敷面膜、化妆、做头发。

    秦斯嘉和郑青一直有晨跑的习惯,也是起了个大早出去呼吸新鲜空气,顺便下山把采购员帮他们采购的东西拿回来。

    梁羿比较商务,他除了音乐制片人这一重身份,也兼职打理着家里的公司。一大早上一杯咖啡,拿着笔记本坐在客厅的吧台浏览各类新闻财报。

    差不多到八点四十,六个嘉宾里已经有四个露面。

    唯独剩下的两个,房间里摄像头都还暗着,多半还在睡,听着一点动静没有。

    随着直播间左上角的倒计时,越来越迫近九点。

    弹幕不仅没着急,甚至还有点期待他们再睡久一点,想看看这一期会对睡懒觉采取什么惩罚。

    阮颂前一天夜里没定闹钟的想法很简单,觉得惩罚无非那么几种,没什么实质性的杀伤力。

    但人家综艺之所以红火,必然是导演组永远比大家想的狗。

    这一次的第六期,没有任何外部工作人员介入,也没有想象中震天的音响出现,而是……

    【卧槽卧槽卧槽!!!】

    【sos这是在房间里其他地方也藏着摄像机吗??操哈哈哈哈】

    【我哥终于抱到他老婆了啊啊啊啊啊】

    【今天起个大早过来蹲着,真是我今生做过最正确的决定,色狼.jpg】

    ——直播间倒计时清零,指针转到九点整,阮颂、任钦鸣房间里原本黑漆漆的画面,悄无声息重新出现。

    只不过镜头的拍摄角度变了,之前是从门口往房间里拍,这次是从挂在墙上的电视柜往床上拍!

    距离更近,看的更爽,把床上紧紧搂靠在一起的两人拍的一清二楚!

    明明两人关灯时还分睡在床榻两侧,泾渭分明,但短短一个晚上过去,阮颂不知怎么的已经枕上任钦鸣的胳膊。

    两人朝同一个方向侧躺着,任钦鸣一条胳膊垫在阮颂脑袋底下,另一条胳膊环在阮颂腰上,身上凌乱的睡袍已经被蹭得乱七八糟,大片精壮的胸膛裸|露在外。

    而阮颂贴着火热的任钦鸣,就像身上已经盖了一床被子,真正的被子被他踢到腰际,方格睡衣的领口也不再规整,顶头纽扣散开,最下面的衣摆向上掀起,隐约能看见平坦白皙的小腹。

    再往下两人颀长的双腿在被子下如何交|缠,则被彻底掩去,差点没给弹幕急死。

    昨天晚上没看见两人同床共枕的遗憾,瞬间在这一刻补回来。

    【好家伙,这一大早上的……】

    【哪个营销号再敢说他们假,看我上去就给他几个大嘴巴子,抱拳.jpg】

    【阮老师睡着看起来好乖哦,腰好细,看起来好好抱,恰柠檬.jpg】

    【感觉我哥的睡袍已经全散了,阮老师再蹬一下被子吧,孩子好久没看见哥哥的人鱼线了,可怜.jpg】

    【正好今天考试,我感觉我活了,今天铁定考他妈的满分】

    【虽然藏摄像机有点狗,但导演组牛逼!!下次再接再厉!!】

    【内娱还有比这两个人更无敌的素颜吗,没了吧,睡觉脸上都完全不出油,doge】

    【咱就是说,贴这么紧真的不会顶得慌吗,害羞眨眼.jpg】

    【万一我哥不知道镜头开了,来个“晨间互动”什么的……】

    【啊啊啊啊啊千万别让他们知道,这车必须给我开!往城市边缘开!往海底两万里开!色狼.jpg x3】

    说什么来什么。

    任钦鸣平时工作赶起行程几乎没个正点,能像今天这样奢侈从晚上十二点多,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足足八个多小时的安稳觉,完全是托了参加恋爱综艺的福。

    眼下他人明显也完全没清醒,恍恍惚惚发现自己怀里搂着阮颂,还以为又是在做梦。

    只不过这次指腹下的触感格外真实,大手顺着光滑柔软的皮肤,打算从衣摆下摸进去。

    阮颂人还在睡梦里,察觉身上异样也只是皱眉轻声哼了两下,嘤咛的声音比起拒绝,更像撒娇。

    而他下意识“避开”的方式,则是从背对变成面对,拧着身子换成了和任钦鸣面对面躺着,脑袋紧紧埋进肩窝,很快重新找到舒适的枕靠角度。

    自然而然的,任钦鸣的手也就滑到了他背后,撩起衣摆,露出大片单薄的侧腰和后背,弧度流畅勾人,风情万种。

    【啊啊啊啊这是我们免费能看的东西吗!!!】

    弹幕上一条条刷过的全是尖叫,鼻血止都止不住,眼看营养就要跟不上。

    房间门却猛地被梁羿从外面打开,首先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两人盖上被子。

    弹幕这恼火的,全抗议不干。

    【梁羿你这个小伙子人长得挺精神,怎么可以砸人粮仓!!!】

    【就是说!谁爱早起谁早起,让他们睡!让他们接着睡!】

    【我裤子都脱着,怎么就给被子盖上了啊啊啊啊,发火.jpg】

    任钦鸣神智刚回笼,就见梁羿站在他们床边,极其无辜地分别举手向镜头和当事人示意:“可不是我自己要进来的。是导演组给淇淇发消息,让我们进来的。说再不把你俩喊起来,他们这综艺直播间就要被封了。”

    【?】

    【哈哈哈哈哈哈行叭】

    但阮颂根本不关心直播间封不封,只想让他们全都麻溜从房间滚出去,别吵他接着睡。

    十分钟后,装束整齐的任钦鸣出现在外面客厅,准备用秦斯嘉和郑青拿回的采购物品,给大家做点简单的早餐。

    郑青问要不要去把阮颂叫起来,不然到时候早餐都凉了。

    任钦鸣却摇头,说阮颂饿醒了自然会起,到时候再单独给他做就行。

    不存在凉不凉这一说。

    “你也真是不怕麻烦。”姜淇淇现在看着他常常自愧不如。

    结果人家任钦鸣怎么说的,一点没客气:“本来就是做给他吃的,做给你们吃才是麻烦。”

    所有人加上弹幕:“…………”

    【ok,真的不怪阮老师一天天底气那么足,想不放心我哥真的很难】

    【内娱驰名男德双标人了解一下,选择性冷面直男癌】

    【就,突然有点同情万清月了。其实他除了在我哥这一棵树上吊死,其他都蛮好的,长得也帅,业务也过关,家庭条件还好】

    但谁也想不到,阮颂一直到中午节目组通知他们去外面接万清月,都还没从床上起来。

    连带着,大家也算是看出了阮妈妈那句“你就惯着他”到底有多离谱。

    因为只要有任钦鸣在,那就是节目组再怎么给暗号让他们把阮颂弄起来,也没人敢动。

    等到阮颂终于舍得睁眼,明显是像任钦鸣说的肚子饿了。

    仗着自己颜好,脸也没洗,牙也没刷,穿着睡衣便敢直接在摄像机面前出现,一路噔噔噔找到厨房。

    但整个木屋都空了,除他以外的五个人已经出去接见嘉宾。

    正当阮颂站在空荡荡的客厅,捂着肚子两眼茫然,大门的门铃响了。

    他也没多想,以为是任钦鸣他们回来了,猫眼都没看便顶着一脑袋乱翘的呆毛把门打开。

    结果站在门外的,是一个拎着行李箱的男生。

    真人跟照片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还要好看点,所以阮颂一眼认出来了,睡眼朦胧微微仰脸第一句:“现在小孩都发育得真好,原来你这么高。”

    万清月站在门口目光灼灼盯他:“我知道你,阮颂。”

    无巧不成书,从山下上山一共就两条路,万清月正好和接他的大部队错开,首次现身就跟阮颂来了个独处。

    情敌见面,直播间格外沸腾。

    弹幕不难从万清月眼睛里看出他铆足了劲,所有人都等着阮颂说点什么搓搓小孩锐气。

    但阮颂时刻谨记徐兰“合群”且有“参与感”的教导,只想让自己礼貌给人回声招呼。

    奈何他人从床上起了,脑子还没起,刚说一半就卡了壳:“嗯嗯嗯,我也知道你,万……额……不好意思弟弟你叫什么来着,我又忘了。”

    说这话时,阮颂脚下不小心往台阶下一崴。

    万清月条件反射伸手扶了一下,正好被从远处回来的任钦鸣看见。

    任钦鸣瞬间整个人都火了,带着怒意的声音凉到极致:“万清月你干什么!”

    <a id="wzsy" href="http://m.biququ.com/html/22105/">《最初进化》</a>

    万清月这才反应过来被误会了什么,瞬间便想撒手将阮颂放开以示清白。

    结果也就是这一撒,阮颂摔了,看起来就像他故意把人拽到地上一样。

    万清月是懵的,阮颂是懵的,弹幕也是懵的。

    唯独任钦鸣已经快气疯,冲过来像是立刻就要把人大卸八块。

    万清月百口莫辩,只能难以置信扭头看地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敢相信任钦鸣喜欢的居然是这样的人,上来就搞装柔弱绿茶陷害这一套。

    瞌睡刚醒的阮颂坐在地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弹幕这才恍然大悟。

    【我操,阮老师高啊,不费一兵一卒杀人不见血,大拇指.jpg】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和前任上恋爱综艺后我红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