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狭路 > 9、意见

9、意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是九月非常平常的午后,校园里弥漫着午饭后的困倦,窗外还传来学生们翻试卷的清脆声音。

    林晚星人生中第一次,站在讲台前。

    虽然座位上的十一位男生,也算不上她的学生们。

    但少年人面容稚嫩,无论如何用懒散与不屑的姿势遮掩,他们目光里都带着探寻与好奇。

    画面定格。

    如同橡皮筋被拉伸开,会有那么一瞬间的无限静止。

    在皮筋回弹前的瞬间,林晚星说:“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周日中午12:00,我们在学校东门口集合,一起去赛场,决定不准时出席的同学请举手。”

    男生们你看我我看你,有几秒钟的怔愣。

    然后有几个刺头,果断举手。

    首先就是秦敖,他不仅自己举手,还用眼神示意林鹿和俞明,让他们也把手举起来。

    而所有举手的学生中,有个人让林晚星感到意外。

    “那下面开始听取大家的意见。”林晚星反而笑了。

    “付新书。”她目光扫去,开始点名。

    男生放下略显纤瘦的手臂,说:“我们要熟悉场地,12点集合太晚了。”

    “反对有效,那就11点。”

    付新书点头,放下手。

    “秦敖。”林晚星继续点名。

    “人不能和狗一起踢球。”秦敖冷酷地道,瞥向文成业和祁亮。

    “确实。”祁亮声音又轻又嘲讽。

    听秦敖这么说,他反而放下手,摆明了要和秦敖作对到底。

    “滚。”秦敖说。

    “又狗叫。”祁亮笑。

    自秦敖和祁亮带头,底下的男生们又开始吵吵起来。

    对他们来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愿意或者不愿意。

    林晚星也没有管他们,她看向坐在教室最角落的男生:“陈江河,你呢?”

    陈江河脸色冷若冰霜,从座位上站起。

    虽然林晚星也见多了他冷言不语的模样,却没有哪次脸色像今天这么难看。

    他一言不发,直接从教室后门离开,像根本不愿在教室多呆一秒。

    林晚星望着男生离开的单薄背影,祁亮的声音在不远处悠悠响起。

    “哈,酷哥。”

    ――

    总体来说,安宁市第八中学男子足球队《2019学年度下半学期第一次全体代表大会》,以达成巨大共识,结束了会议。

    翻译一下就是,大部分人对周末去踢个比赛没什么大意见,但不排除有人对此表示巨大不满。

    其中一人,当然是被祁亮点炸的秦敖同学。

    还有一个,则是会都没开完就跑路的陈江河。

    这个结果,是林晚星没预料到的。

    不过林晚星也没有急着去找陈江河和秦敖,她坐回体育器材室自己的办公桌前。

    桌上是几本她从高中图书馆借出来的解谜类书籍。

    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她已经看了一部分。左右无事,整个下午时间,除了学生们来借器材时,她都在看书。

    有些脑筋急转弯是几十年的老套内容,但也有新颖的趣味题目引人入胜。

    不知不觉,旁边白纸上留下她写的好几页草稿。

    先来的人是秦敖。

    小秦同学脸颊上有块淤青,不算重,但因为靠近他眼角下的疤,所以略显狰狞。

    “还是动手了,祁亮还好吗?”林晚星看了秦敖一眼,又低头研究面前的智力题。

    “已经死了。”

    “哈?”林晚星学着祁亮的口气惊愕了下。

    秦敖的手背擦过嘴角,又像要被点燃。

    林晚星赶忙从桌上的小零食袋里掏出一条毛毛虫可乐软糖,表示歉意。

    秦敖挑眉,过了会儿才接过,表示大发慈悲原谅她。

    林晚星没理秦敖了,继续低头研究着刚翻看到的智力题。

    “你在看什么?”秦敖凑过来,他这才发现桌上的智力题和密码书。

    当时烟纸里写的9句话和最后“10――口口口”,被林晚星抄在同一张白纸上放在书桌右上角,好随时看一眼研究。

    林晚星把刚翻到的题目转了180度,展示给秦敖看。

    ――一位在中国生活多年的德国医生,用一种便捷的方式给老年人测定是否痴呆及其程度。

    下列五个字,在每个字上各加一笔,让它变成另外的字。

    只答出一个,或许已患病。

    只答出2个字,具有一般思维。

    答出3个字,具有十分健康的大脑。

    全部答对,那你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如果一个字都答不对,那你已是个痴呆老年人了。

    “刁、亚、开、舌、玉?”秦敖把五个字一一念出来,“这个和那个有关?”

    “没啊。”林晚星说。

    “那你为什么要做”

    “因为和智商有关。”

    秦敖:“……”

    “所以,你来找我干嘛?”林晚星在“刁”上加了第一笔,变成“习”。

    “我还是觉得你有问题。”

    秦敖嚼着软糖,原本犀利的语气因此变起来有点软。

    “这么直接?”林晚星问,“我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是你要来带我们去比赛?”

    “因为钱老师说我和你还有陈江河的关系不错,所以让我带队。”

    “不是你主动提议?”

    “小朋友……”林晚星放下笔,“来,再我重复一遍,我是――我本人,永川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省高考文科状元,共发表9篇sci论文,其中6篇一作。我为什么要主动提议带你们去赛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秦敖又吃瘪沉默了一段时间,忽然,他指着桌子右上角的白纸,说,“所以为什么高考状元为什么连这都解不开?”

    “我解不开这个问题,那只有两种可能性。”林晚星转了圈笔。

    “什么?”

    “第一、这根本还不是个谜题;第二、我暂时没想解开它。”

    秦敖震惊,过了会儿,他说:“你怎么这么会装逼,教教我吧。”

    林晚星笑了,在刚才剩下的四个字上各加了一笔,然后拖过桌上的白纸,垫在上面。

    <a id="wzsy" href="http://www.1200ksw.net">1200ksw.net</a>

    “所有的解谜都是从观察开始的。”她指着当时从烟纸中抄下的九句话:“观察一下,这几句话,你能发现它们有什么共同点”

    “这些话都很脑残?”秦敖试探着说。

    “还有呢?”

    “每句话前面都有数字,和破折号?”秦敖顿了顿,“这是破折号吧?”

    “是的,继续。”

    秦敖迟疑了一阵:“难道前面的数字,和后面的字数有内在联系?”

    “不排除这个可能。”

    林晚星边说,边把每句鸡汤前面的序号,和鸡汤的字数写成两排数字。

    秦敖看了两遍,不由感慨:“这也太复杂了吧!”

    “是啊,太复杂了。”林晚星沉吟。

    秦敖狐疑地看她一眼:“所以你是不是,还没解出来?”

    “哈,被你发现了。”林晚星尬笑了下。

    “呵呵。”秦敖冷笑。

    “不过……”林晚星抬起头。

    傍晚,日光西斜,照得整个器材室热烘烘的。

    “如果这确定是一个谜题,那出题人当然希望你们能解开来。所以,它一定不会太难。”她说。

    门口,陈江河抱着足球,一脸严肃。

    少年眉眼冷峻,头顶发茬里冒着汗,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臂弯处夹着足球,停了一会儿,才进门。

    足球是他上午借走的,虽然林晚星很清楚陈江河现在很不愿意出现在她面前。但因为“无论多晚都要还球”的约定,他还是来了。

    男生看上去有点紧绷,也没打招呼,他先把足球放回篮筐,再走回她的办公桌前。

    秦敖的视线随着陈江河打了两个来回。

    林晚星没有说话,打开“借还册”,让陈江河签名。

    男生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放下笔,看了她一眼。

    林晚星收回借还册、合起,低头在解题的草稿纸上写了两笔,还是没说话。

    陈江河眉头皱起,往门口走了几步。

    突然,他停住脚步,回头说:“我周日不会去的。”

    “啊,我知道了,谢谢。”林晚星说。

    “谢什么?”

    “谢谢你能来特地提醒我,我要完成周末的工作,会遇到困难。”

    陈江河一时语塞,停了会儿,他才说,“反正我不会去,你随便找个人。”

    “我查过了,青超联赛必须注册球员参加,学校已经提交过报名表,没办法随便找。”

    陈江河眉头皱得更紧,眉心像小老头似的挤出了川字纹。

    林晚星宽慰他:“没关系,不想去就不去,不用纠结。”

    陈江河抬头,很意外,也有些茫然。

    林晚星觉得男生的反应有点可爱:“还不走?是想让我强迫你去踢比赛,这样你就可以顺水推舟答应我的请求?”

    陈江河:“……”

    少年人被将了一军,立刻扭头就走。

    林晚星也没留他。

    “老师,你故意赶陈狗走?”

    “哪来的故意?”

    “很像欲擒故纵。”秦敖说。

    “成语用得不错。”

    听到这话,陈江河背景僵硬,顿住脚步,进退不得。

    “你看,我没有逼你们一定要参加比赛,是因为去或者不去,都是你们的自由。”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狭路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