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狭路 > 33、妥协

33、妥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付新书??单眼皮, 怔愣的?候,下垂的睫毛会覆盖眼睛。

    在听到问题后,他瞳孔微微张大, 目光在睫毛后透出惊慌的?色。

    但很快, 林晚星见他眉头轻蹙, ?情茫?。几度张口, 想说?什么,关于他想要什么, 又或????对未来的目标??类??类的东西。

    可付新书想说的这些东西, 又在她认真注视下,什么也说不出来口。

    最后, 学??看上去很沮丧。大概源于有很多话想说,却最终没有勇气。

    付新书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默默起身离开,甚至连“老师?见”都没有说。

    林晚星望着学??离开的背影,没有叫住他。

    数分钟前还剑拔弩张的球场,此刻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又到了天完全黑下的?间,只??这次,操场上没了原先的踢球声和激烈的呼喊声。一切就像退潮后的海面,留下充满落差的空洞沙滩, 灰茫茫的。

    林晚星一开始的?候也在想, 她??不??对付新书太过不近人情。

    她很能理解学??的困扰,虽?他们表面不愿接受管束, 但内心深处又亟需有人告诉他们去干什么。不仅如此, 他们还需要有人帮助制定计划、每日监督、给与反馈、鼓励安慰。

    但她??不想这么做,或??说,她想做的, ??不止这些。

    思绪复杂,她能听到球场外马路上车辆偶尔碾过柏油路的声音,看台最上层竖着的路灯年久失修,但光线反而因黯淡而更加柔和。坐在这样庞大而空寂的位置上,只觉得球场上方的天空更加静谧。

    隐约的呼吸声传来,林晚星看向身旁。

    王法从头到尾都保持着靠坐的姿势,从不插入她和学??说话。

    他放空一切似的望向远处,侧脸线条俊朗分明。其?林晚星也不能理解为什么王法喜欢坐在看台发呆,但当城市夜幕降临,球场灯光微起?,你能感到那种风拂过草坪的宁和。

    天上只能看清一两颗星,城市的灯光投向上空,有清淡的光晕。

    可以什么也不用想。

    ?间不知过了多久,反正??论她或王法好像都很能适应这种漫长的寂静。

    林晚星感受到了一?放空的乐趣。这??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没有那么多人与事的对立,她不知道学??们以后会怎样,说不定大家会回归互不干涉的陌??人状态。

    天色越来越深,风也越来越凉,就在林晚星觉得差不多可以回宿舍的?候,王法忽?轻轻碰了一下她。

    林晚星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远处体育场侧门的豁口处,有人站在那里。

    路灯昏暗,模模糊糊看去,边门外有个剔寸头的男??。他高而壮,趿着拖鞋,在他们不经意的目光交接?,男??像突?被施法定住。

    大概有那么十几秒钟?间,林晚星才意识到,鬼鬼祟祟站在体育场边门外的??秦敖。

    说不意外??假的,明明一两个钟头前,男??还剑拔弩张,甩手离去的愤怒味儿好像还在看台四周的夜风里。只??现在,夜风里的味道变?了烤串。

    林晚星确?从没想过,吵架以后,像秦敖这样的男??会主动回来。

    大概??做了挺长一段?间的思想斗争,秦敖拎着个塑料袋,走上看台。

    老远的地方,林晚星就闻到孜?羊肉串的味道,果?,秦敖上来后第一句话就??:“我给我爸出来买烧烤,顺路。”

    言下??意??没有特地回来的意思。

    林晚星“嗯嗯”了两声,看着学??用理直气壮掩饰尴尬的模样,心中有种莫名情绪。

    这回,她和王法相当默契。王法向旁边坐了一格,空出他们中间的位置给秦敖。

    随后林晚星顺势接过秦敖手里的烤串袋翻了一下,里面??炸里脊肉、烤羊肉串还有鸡翅、烤玉米一类的东西,装得满满当当。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挑了串小里脊肉,没?秦敖嚷嚷,她就把袋子跨过秦敖,递给王法。

    教练吃东西的?候从来不客气,直接挑了看起来最贵的鸡翅。就这样,他们在球场边看台上,旁若??人的撸起串来,唯一的遗憾,??没有可口可乐。

    秦敖一开始还叫着那??他给老爸买的东西,不过王法率先开吃,让秦敖没有半?说话余地。

    最后,学??也破罐子破摔,闷头吃了起来。

    当晚,林晚星和王法送秦敖回家,顺路又买了一份烧烤。

    夜晚似乎走到了夏天的尽头,他们彼此默契地没有提??前发??的任何事情。

    第?天,让林晚星没想到的??,更多学??用类似于秦敖的方式,开始在她面前晃悠。

    最先来的??俞明、林鹿两兄弟,林鹿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盒特仑苏,说??早餐喝不完,直接给她放在了窗台。俞明则贡献了一个茶叶蛋。俩人放完就跑,不给她任何拒绝机会。

    林晚星⿲?开茶叶蛋袋子,里面还有一个蛋壳没扔,很明显俞明同学也从自己口粮里省下一些……

    林晚星总觉得,她昨晚和王法吃烧烤的举动,肯定让秦敖误会了。

    果不其?,中午,郑飞扬给她掏了两个橘子。青色的,看上去表皮还很硬,像??不知从哪里刚摘下的,来路很??可疑。陈卫东过来转了一圈,发表了关于跳绳类器材放太乱和的破损器材没及?处理的指导性发言。

    最离谱的肯定还数祁亮,他竟?拿了本英语习题集,来问她一篇完形填空阅读题。林晚星翻了翻前后全空?的习题集,指着被祁亮特地翻出来的这道,问:“怎么突?要来问这篇?”

    “因为我看这篇阅读里有‘women’。”祁亮说。

    “所以呢?”林晚星怀疑地看着他。

    “这篇讲的??女性情绪对衰老的影响,你应该看看。”祁亮说。

    林晚星顿?怒道:“放屁,这讲的??女性学校!”

    “都说了,要注意情绪。”祁亮用两根手指拍了拍她肩头,宽慰道。

    总??,林晚星很清楚,学??们变着法到她面前晃悠,大概??种奇奇怪怪的试探。其?她也没??气,她甚至不清楚为什么男??们要判断她??气了,可能这就??属于直男的思维方式。但陆续在她面前晃悠的人多了,林晚星反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决定装作严肃紧张的样子,以正师风。

    终于,在傍晚?分,林晚星看到了付新书。

    破天荒的,整个校足球队的学??都出现在了她那个器材管理外面,甚至连平?不来训练的智会、郑仁都在。身材高大的学??们或坐或蹲,脸被太阳晒得红红的,把不大的空地挤得满满当当。

    林晚星出来锁门,看到的就??这样的景象。

    几道放课铃声响起,空地上反而更安静了,被花坛围住的桂花树枝叶摇曳。像林晚星这样不社恐的人,面对?候在门口的一张张面孔,也一?间怔住,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咳,我们派代表和你谈谈。”这?,大马金刀坐在花坛上的秦敖同学发言,随后用力推了下付新书。

    付新书被推得⿲?了个踉跄,他还??穿着过于宽大的校服,拉链拉到顶端,露出一截纤?的脖颈,看上去分外严肃规整。

    “林老师。”付新书很认真地开口,“你昨天问我的问题,我很认真想过了。”

    <a id="wzsy" href="https://m.wucuoxs.com/81080/">《轮回乐园》</a>

    “嗯。”林晚星把钥匙在手上转了一圈,?他说话。

    没想到的??,付新书作为代表谈判,在众目睽睽下,竟又卡壳了。

    秦敖恨铁不?钢地从花坛上站起,拍拍付新书让他靠边站,?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男??眉眼凌厉,有种果断的气势:“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你脑子里东西太多了。”

    “啊?”林晚星不明所以。

    “我们想不明?你要干嘛,但我们同意‘你想干嘛就干嘛’的原则,所以你可以在看台上看卷子。”秦敖很宽容地说道。

    互相有那么十几秒钟的漫长沉默。

    终于,秦敖恼怒的恼怒声音⿲?破沉默:“你不说话我很尴尬。”

    “我得说?什么吗?”林晚星破天荒有?百味杂陈,“你也别把我想得太厉害,我也没这么多经验啊。”

    林晚星确?很??奈,她也??头一回。头一回作为老师,头一回带着这么多学??,头一回要思考该怎么和学??说话。

    “我知道你??为我们好,我们会跟着你补课,你可以想管我们就管我们,虽?我们不一定会听你的,但会克制一下……”秦敖说到最后?,很勉强。总??主动要求补习这种事,对他们来说更像??对她心思揣摩后的某种妥协,“所以你别想太多了,也别指望我们啥事都能想明?,大家凑合凑合得了。反正……”

    秦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林晚星刚想接话,却听他说,

    ——“反正昨天??我们的问题,对不起。”

    ?间有刹那静止。

    那?也不??桂花绽开的?间,可站在繁茂的树荫下,被少年鼓足勇气又气势汹汹的目光瞪住,林晚星仿佛感受到很热烈的风拂过,她确?没想到。

    “我也没想管你们的意思啊。”

    这句话在林晚星脑海中轻轻飘过,浮在喉咙口,几乎??她下意识要说出的一句话。

    可面对鼓足勇气出现她面前的学??们,她忽?又觉得不该这么说。

    很多想法和情绪在林晚星脑海中散落。

    确?,她始终认为,学??们应该有自?的空间和?间,去探求自己内心和真正想要的东西。毕竟他们从小到大都习惯于接收不同指令去做这做那,没那么多机会思考“我想要”。

    可??真当她明确告诉学??们他们很自?,可以想干嘛就干嘛的?候,他们又变得惶恐。林晚星很能理解这种胆怯,世界太大,选择有??数种,当你放眼看向未来?,对未来的不确定足以吞噬每一个人。

    所以,孩子们嘴上说着不愿意,却迫切需要有人来“管管”他们。付新书??这样,秦敖也??这样……

    这种管教本身和林晚星所认可的东西相违背,她确?不想“管”他们,可面对学??们几近于恳求的态度,她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人??极其复杂的??物,大部分人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坏。就像大部分所谓的原则,也其?没那么多“一定要怎样”和“一定不能怎样”。

    终于,林晚星微微叹了口气,做出了学??们??法理解的妥协。

    “我知道了。”

    她这样说。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狭路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