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 > 3、第三章

3、第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经过反复试验,言落月确定,《万界归一》的游戏背包也跟着自己一起穿越了。

    背包里的物品和她记忆里一样,共有十页,等级由低向高排布。

    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后九页背包暂时被锁着,只有第一页背包向言落月开放。

    第一页容纳的都是些初级物品,正好拿来给现在的她用。

    稍作思量,言落月先从取出了一张低阶静水符。

    此类符咒效用温和,正适合做实验。

    在来回折腾检验了一轮后,言落月发现一件事。

    她只能从背包里拿东西,却不能往里面放东西。

    看来,她以后从背包里取东西要慎重,免得拿出来放不回去,没法解释。

    研究完背包以后,就可以开始研究里面的物品,拯救言落月如今岌岌可危的血条了。

    最粗暴直接的方法,当然是拿出所有加血装备,穿戴满身,堆也堆出个几百点生命值。

    但是,不行。

    按照《万界归一》游戏设定:角色使用装备,必须先达到装备要求的修为。

    一些等级较高的符咒、丹药,也受限于此项规定。

    换而言之,炼气期不能用筑基期装备、筑基期不能用金丹期装备……

    玩游戏的时候,言落月没从觉得这有问题。

    毕竟每个刚注册的新号都是1级,修为默认为炼气底层。

    但现在看来,问题大了去了!

    当初策划在做这款游戏的时候,一定万万没有想到,系统里会出现言落月这样没有一丝修为、生命值为1、级别lv0的裸奔小号!

    这是个bug!

    短暂思考后,言落月很快想到一个新办法。

    ——在游戏里,几乎所有装备都对修为有佩戴要求。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有那么一种装备,可以容许例外。

    那就是玩家的自制装备。

    这是《万界归一》里的特殊设定。

    在游戏世界里,玩家除了按部就班地修炼升级外,还可以选择其他道路:炼丹、制符、阵修……当然,也包括炼器。

    除了系统提供的成品方子之外,玩家也可以自行摸索不同的器方、丹方、阵方。

    这种由玩家自由研制出的成果,一般被称为“自制物品”。

    作为游戏里数一数二的炼器大师,言落月曾创造出一种炼器技巧,可以使装备自带“无视修为要求”这一属性。

    这种技巧,虽然常被她用在高级装备上,但一开始,言落月也用低级装备练过手。

    按理说,它们应该就在第一页……啊,找到了!

    言落月欣喜地哒了一声。

    因为是最开始的练手作,这几件装备品控并不稳定,有的还具备非常奇妙的属性。

    譬如自带“十步摔一跤,千里必断腿”特性的靴子、“何必与君共白头,三天渐变染焗油”的发带,以及“能飞堪作比翼鸟,落地变作幸运e”的蝠翼披风。

    <a id="wzsy" href="https://m.wucuoxs.com/86953/">《天阿降临》</a>

    玩家自行炼制的装备,经常会出现类似彩蛋。

    这些奇怪又有趣的细节,让游戏显得分外真实,也是诸多玩家们对《万界归一》如此着迷的原因之一。

    言落月认真地挑了一遍,最终选中一件增强生命值的装备。

    作为早期的实验作品,它也附着了一个乌龙属性。

    ——“佩戴该物品时,玩家生命值将自动+20;此外,每十五分钟,玩家将失去当前生命值的10%。”

    这个加血又扣血的奇葩属性,不由令人联想到某类数学题里,放水又排水的迷惑操作。

    所以,言落月将该装备命名为“小明的蓄水池”。

    言落月如今的回血速度,差不多是五分钟恢复1点生命值。

    +20点血的同时,每十五分钟要被扣掉十分之一的血,这显然是个非常不合算的买卖。

    但,言落月初始生命低啊!

    即使加上这20点血,她生命值的十分之一才只有2.1点,十五分钟足够完全恢复没问题!

    这波是装备血亏,她稳赚不赔。

    言落月:想不到吧,我根本没有那么多可以扣的血哒!

    她这一番折腾,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惊醒耳目灵敏的妖修。

    言雨迷迷糊糊撑开惺忪睡眼,带着浓厚睡意,摸索着往言落月的方向轻拍。

    言落月立刻收回伸向装备的手,表现得非常之乖。

    言雨一边拍着婴儿,一边嘟哝着:“乖孩子,乖宝宝……嗯?你尿了?!”

    这一下非同小可,言雨猛地翻身坐起,点亮屋中油灯。

    她摸摸被褥上的湿迹,又摸摸言落月身下干爽的小包被,只觉百思不得其解。

    言雨迟疑地说道:“你是……怎么尿到被子外面去的?”

    言落月:“……”

    天地良心,那并不是……

    唉,那其实是她之前实验用的静水符啊。

    ——————————

    第二日清晨,言雨去了孵化房值守,托了言干来照看言落月。

    趁此良机,言落月把“小明的蓄水池”从背包中取了出来。

    直到把这件装备拿在手里,言落月才尴尬地发现,“小明的蓄水池”有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这件物品的外观,是个木簪子。

    而言落月现在,只在头旋儿那长了一小撮胎发。

    别说绾发了,就是想扎个小揪揪,都未必揪得起来。

    “……”

    幸好系统对于“佩戴”的定义十分宽泛,言落月只要把簪子拿在手里,就能激活装备属性。不然的话,她使用木簪的画面不要太美,言落月简直不敢想象。

    攥紧小拳头里的木簪,言落月迎着窗棂上的攀爬的红日,露出了一个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的微笑。

    生命值猛然上翻20倍的感觉,就和天降彩票,一夜暴富一样爽。

    短时间内,她再不必担心血条濒危的事了,除非……

    “咦?”言干英气勃勃的大脸忽然探入视野。

    “你怎么拿着个簪子啊,是雨姐给你的吗?哎呀,这可不行,你还是个龟宝宝,会被扎伤的!”

    疼爱地刮了刮言落月的小脸蛋,言干动作轻柔地从她手中取出木簪,和声悦气地哄她:

    “乖,乖哦,拿个球球给你玩,好不好?”

    不好啊!

    龟哥哥你给我放手!

    这是一根簪子吗,这是她如今苟命的希望啊!

    言落月乌黑的眼睛瞪得溜圆。

    婴儿的力气完全比不过言干,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明的蓄水池”被言干拿走,顺手别在他自己头上逗孩子玩。

    软嘟嘟的小脸上,猛地露出了倒吸冷气的神色。

    ——傻孩子,还不赶紧把这玩意摘下来。这件装备她戴没问题,你戴要出大问题啊。

    由于太过着急,言落月不幸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一时之间,眼前-0.1、-0.1、-0.1的伤害标识飘成一片,视野里充斥着濒危的红色闪光。

    好绝,“呛口水”居然是个持续伤害。

    “……”

    累了,言落月真的累了。

    在言落月麻木的注视下,不到三秒钟时间,她的生命值顺利地从满值1点,一路走低到0.3的地步。

    血条的变化同样反映到躯体上。下一刻,言干惊恐地跳起三尺多高,抖着手把言落月抱了起来。

    “雨姐!”他大喊着往门外狂冲,“啊啊啊啊雨姐——孩子变得惨白惨白的了!!!”

    言落月:“……”

    啪嗒啪嗒的湿润液体,自上而下地打在言落月的小包被上。

    言干跑出一半才觉得哪里不对,草草一摸鼻子,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自言自语,非常不解:“诶,我怎么在流鼻血的?”

    言落月:因为你,没把,小明的蓄水池,摘掉啊!

    ……实不相瞒,在那个清晨,场面一时间非常混乱。

    ——————————

    关于她后来是如何卖萌撒娇、好哭歹哭、用尽浑身解数,总算拿回簪子的事,言落月着实不忍回忆。

    她已下定决心,要把那一幕从脑海里永久删除。

    当晚言雨回到家里,也看见了那根木簪。

    和言干一样,她也以为簪子是对方拿来逗孩子玩的。

    不过,言雨的处理方式就比言干成熟许多。

    她并未强抢,而是试图用圆润的木质摆件,从言落月手里换走簪子。

    见言落月对簪子爱不释手,紧抓不放,言雨耐心一笑,在簪尖那段密密缠裹数层布条,又罩了层柔软亲肤的丝质袋子。

    这之后,“小明的蓄水池”便过了明路。

    言落月当即被言雨这种又温柔、又善良的处事风格征服。

    第二天,言雨值守之前,言落月抓着她一片衣角,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可别再让言干来照顾她了,他们两个,说不好谁照顾谁呢。

    言雨想了想,居然真把言落月抱去了孵化房。

    恰好今日,孵化房里有几个新龟蛋破壳,蛋蛋们的母亲也闻讯而至。

    这几位中年大娘面相平和,见了言落月后,全都啧啧称奇。

    龟族一向寿命冗长,但即使是她们,也从没见过这么点大就化形的小乌龟。

    不知是谁先提议:“不如,就让宝宝们呆在一起吧。”

    条件反射般地,在听到这句话后,言落月就觉得后背发毛。

    下一秒钟,她听见又温柔、又善良的言雨笑着回答:“好啊,都是小龟宝宝,应该能玩到一块的。”

    紧接着,数只小乌龟被依次放上大炕,等小乌龟们都放完了,言落月也被放了上去。

    言落月:“……”

    什么,我居然也算小龟宝宝的吗?

    刚出生的小龟,动作还有些笨拙憨态,看起来天真可爱。

    这几只新孵出来、还在吐着泡泡的小龟宝宝,颜色上有很大区别。

    他们有的是黑壳、有的是花壳、还有的是绿壳。

    像是觉得新奇一般,龟宝宝们互相在对方壳上爬来爬去。

    不久以后,小龟们爬累了,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再然后……

    情理之内、意料之中地,这几只龟宝宝用好奇的眼神,一致地看向了言落月的脑壳。

    言落月:“……”

    等一下,你们不要过来!不要爬我!不要在我脑袋上吐泡泡啊!

    大娘们欣慰地交头接耳。

    “看他们玩得多好啊。”

    “现在的小龟,正是感情最好的时候呢。”

    “孩子们打成一片,可真是热闹啊。”

    “……”

    言落月悲壮地预感到,倘若新的人生一直伴随着这些层出不穷的意外,自己将在修仙世界里,被活活锻炼成一个忍者。

    终于,在某只特别活泼、特别有精力的黄壳小龟,第n次高高兴兴往言落月脑壳上爬的时候,言落月忍不住了。

    她握起簪子,用被软布包住的那头,坚定地把小龟宝宝给戳了下去。

    这下子,原本就对言落月啧啧称奇的大娘们,更是惊讶了。

    “诶,刚破壳一天就能做这种动作了?”

    “确实很厉害呢,我们家老大都化形一旬了,还有时候会掌握不好手脚呢。”

    “真不愧是才破壳就能化形的宝宝。”

    “是啊,简直是神童、神龟嘛。”

    大家纷纷点头赞同,真心称赞道:

    “神龟,神龟,真的是神龟啊!”

    言落月:“……”

    言落月松弛了浑身力道,双眼无神地看向天花板的方向,任由龟宝宝们自由欢乐地在她身上爬行。

    有些人,她虽然活着,但眼神已经死了。

    而有些忍者神龟,她虽然活着,却已经社死了。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