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 > 9、第九章

9、第九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驹过隙间,凛冬辞去,春意将至。

    正午的日头之下,冰雪渐消,潮湿的融雪下显出片片棕黄色的泥土层来。

    言干跨进孵化房门槛时,身上还带着一丝冬日的冷气,以及早春的阳光味道。

    他熟稔地和言雨打了个招呼,很有担当地替下了言雨的值守岗位。等到言雨离开,他一转身就锁定了火炕最中心的目标。

    言干笑眯眯地将双手架在言落月腋下,一把就将她举了起来,玩娃娃似地摇了摇。

    “嘿嘿,哥哥来啦!落月今天想吃点什么?”

    言落月咬字缓慢,但仍然挡不住小孩子特有的奶音:“吃果子。”

    “嗯嗯好,吃果果。”言干满口答应,变戏法似地从怀里掏出一颗大苹果来。

    “虫虫泥也得吃吧?我看光吃雪花蠕虫粉你已经吃不饱了,今天再给你冲半碗青虫糊糊好不好?”

    言落月:“……”

    听闻此言,言落月眼睛一闭,脑袋一歪,当场就有气无力地在言干手中瘫成了一只龟饼。

    言干被她生无可恋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

    “好啦,今天不吃那个,哥哥给你砸小黄鱼泥吃——真是奇了,虫虫那么好吃,你怎么从小就不喜欢呢?”

    言落月沉痛地摇摇头,不想对龟族的传统饮食做出任何评价。

    等到把言落月重新放回炕上,言干拿起苹果,对着阳光一照,微微叹了口气道:

    “今年冬天太长,看看,连苹果都皱巴了。”

    不过还好,即使是这样漫长的冬日,也马上就要结束了。

    言干仍然是一贯的话唠,一边给言落月和小龟们捣着苹果泥,一边碎碎地自说自话。

    “小家伙们是不是都很好奇,屋里怎么只有哥哥,你们娘亲和言雨姐姐都去哪儿了?”

    火炕上,小家伙们各自干着自己的事。

    他们顶脑袋的顶脑袋、爬龟壳的爬龟壳,显然是对这个话题并不好奇。

    但言干却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像是已经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似的。

    “好奇就对啦。咱们今年的冬眠期已经差不多啦,族人们正在陆续醒来,半封族期也快要结束了。现在族里醒着的族人,都去给大家帮忙喽。”

    说到这里,言干皱皱鼻子:“知道吗,只有哥哥人特别好,所以才来请缨照顾你们这些小家伙——嘿嘿,等你们长大了,一定得跟我说声谢谢哦。”

    对于言干这个小小的心愿,言落月现在就能满足他。

    “谢谢哥哥!”

    言干一听,当即就笑得见眉不见眼,连捣苹果泥的胳膊都抡成了大风车。

    他非常骄傲地挺了挺胸脯:“落月吐字真标准,我果然很有教人识字的天赋嘛!”

    火炕上,盘膝坐好的言落月无奈托腮。

    妖族的生长规律,显然和言落月前世有所区别。

    与人类相比,妖族受长辈哺育的幼年期比较短,而成长期则相对较长。

    民间素有“七坐八爬”的民谚,意思就是人类小孩刚生出来骨头都软,要等到七个月能自主坐着,八个月能学会爬行。

    这两项技能和孩子聪明与否关系不大,更多反映出一种生长规律。

    而在这辈子的龟族躯壳上,这个规律显然并不成立。

    从言落月破壳那日到现在,还不足四个月的时间。

    如今,言落月不仅能够自主化成龟形、和其他人做简单句交流、还能使用人类婴儿的状态坐着、爬动、甚至无需扶墙,两条小短腿就能来回捣腾着蹒跚一段路。

    若是放在人间,她的这个生长速度简直吓人。

    但在龟族,没有任何人对言落月的变化抱有非议。

    大家最多觉得她学东西挺快,是个天才小神龟。

    说来也巧,今年孵出的这批幼崽里,还有许多“没有那么天才,但也很天才”的小神龟。

    若是往日里,龟族幼崽从刚刚破壳,再到化作人形,最短也要半年时间。

    但在今年,不知是不是有言落月珠玉在前,以婴儿状态给幼崽们做了示范,跟她一起长大的这批小龟,居然都开始提前摸索起变人的规律来了。

    今天这只绿壳小龟睁着豆豆眼,仔细打量言落月一会儿,一转头“咻——”地变出一只人手。

    明天那只花壳小龟歪着头,小爪子扒拉扒拉言落月的脚丫,若有所思地变出一截脚后跟来。

    <a id="wzsy" href="https://m.01xs.com/xiaoshuo/120924/">《控卫在此》</a>

    孵化房里的妇人们见了,一个个都喜得不得了。

    “果然,把落月抱来就对了。看吧,落月一过来,这些孩子都知道有样学样,这么早就开始照着落月的模样变了。”

    “就是就是,要我看啊,等他们长大以后,少不得还得补给落月丫头一份拜师礼呢。”

    言落月:“……”

    不,她不需要什么拜师礼。只要外人被这些小龟仔的化形吓到时,小龟仔们不要报出她的名字,言落月就谢天谢地了。

    怪不得言落月心态悲观,实在是小龟仔们化形的水平着实堪忧。

    化形对于妖族来说,虽然潜伏在血脉中的本能。

    但化得模样究竟好不好看、齐不齐整,却需要一定的观察力和想象力。

    自从小龟仔们化形以来,满炕都横着各种“三根手指头的手掌”、“没长胳膊肘的手臂”、“只变了半张脸的人头”等奇异现象。

    有一次,言落月睡个午觉,醒来以后刚睁开眼睛,视网膜里就挤满了一张正反面都是后脑勺的大脸,吓得她当场心律不齐。

    最绝的是,经事后查证,那只正反面都是后脑勺的大脸,居然还不是小龟用自己脑袋变的。

    ——它是那只花斑乌龟,用自己的尾巴变的!

    言落月:“……”你有尾巴你了不起哦。

    在几乎所有小龟都掌握了局部化形能力的今天,关于尾巴究竟该如何变化,仍然是小龟仔们心目中的一大难题。

    在小龟仔们的一比一复制里:前面两只小爪子变成胳膊,后面两只小爪子变成双腿,龟壳变成个肉身子……可尾巴呢?尾巴该怎么处理?

    对于不到四个月大的小龟们来说,想让他们理解减法,明白尾巴是要连着龟壳一起变没这件事,实在是太难啦。

    于是,言落月静静看着,小龟仔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尾巴的处理上,发展出各种惊人的想象力。

    像是屁股后面拖着一只人手、龟壳尾部夹着长了六根脚趾的jiojio,都只算是常规操作。

    言落月见过最离谱的化形,来自于一只墨壳小龟。

    他上半身的形状,还是龟甲龟爪龟脑袋,下半身则成功变成了圆圆的小屁./股,和两条蹬起来非常有力的小腿。

    如果只是这样,言落月还能接受。

    但在原本长着小龟尾巴的位置,墨壳小龟非常具有创造力地变出了一根新的小吉吉!

    ……别说,结合形状、比例、大小来看,这位小龟仔还挺有逻辑的。

    言落月:“……”

    照她看,这“天才小神龟”的称号,还是拱手让给这位仁兄吧。

    …………

    言干先把果泥平分给满炕乱爬的小龟仔们,接着又把脸盆大小的铁皮食槽抱上炕,在里面倒了满满一层五颜六色的解冻虫虫。

    眼看小龟仔们一拥而上,你争我抢地吃起来,言干拍拍手上的灰,又去照顾另一个要求特别高的小家伙。

    “喏,你的小黄鱼泥。”

    言干趴在炕沿,伸手戳了戳言落月软乎乎的脸蛋。

    他很小心地控制着力道,反复在白皙红润的腮上摁出酒窝似的小坑:

    “就你最挑嘴了,居然还不吃虫虫——虫虫多好吃啊?”

    言落月不说话,只眨眨眼睛。

    言干一边喂言落月吃饭,一边故意举着勺子在言落月鼻尖画圈。

    很快,他的这番举动,就得到了言落月沉默的注视作为回馈。

    四目相对,言干讪笑着摸摸鼻尖,感觉自己好像被只有四个月大的妹妹鄙视了。

    半碗鱼泥快要见底的时候,孵化房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一个言落月之前从没见过的龟族男人,带着一身外面的风霜冷气站在门口。

    男人环视了孵化房一眼:“是言干啊,你雨姐呢?”

    言干:“雨姐去给婶子她们帮忙去了,保叔你找她有事吗?”

    “嗯,那就不叫她了,你来帮忙也行。”

    男人急促地招了招手:“半封族期才结束,今天就有三伙不认识的客人来借宿。我们那儿都忙不开了,你过来搭把手。”

    言干看看火炕,再看看对方,语气分明有点犹豫。

    “但族里的孩子……”

    “这就是今年的小崽们?”

    男人踏进室内,才低头扫了一眼火炕就乐了:“诶呦,今年的崽崽长得快啊——小龟仔都这么大了,哪还用人看着啊?走吧,你先来给我帮一阵忙,忙过这阵就放你回来。”

    男人一面说着,一面拽着还不太情愿的言干,大步流星地往前面的几处院落去了。

    言干惊叫:“门!门!门还留了条缝没关上!”

    “放心放心,隔着个堂屋呢,冻不着小崽们。一炷□□夫就放你回来,再说了,棉门帘那么厚,你怕什么。”

    言干一个半大孩子,论力气当然拧不过这位族叔,踉跄着被拽了几步以后,只好跟着去了。

    龟族族地位置很好,恰好处于一个紧要岔口。

    从这个岔口出发,左边那条路通往魔域封印,右边那条路则直达妖兽丛生的平宁山。

    所以一年到头,光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历练的低阶修士们过夜打尖、卖些药品用具,就足够维持整族的生计。

    龟族岁月漫长,做这种服务小事也很有耐心,口碑百年如一日,渐渐在修士间传出名声。

    今天族里才刚结束半封族期,冬眠的同族尚未全部醒来,就有三支新队伍来此歇脚。

    言干一边干活,一边惦记着孵化房的小龟仔们。

    这种惦记,在他替一队人族修士运送笼子之际,达到了最巅峰。

    “客人。”言干用手腕比了比那笼子栅栏的宽度,“您这精铁笼子,只怕关不住这一窝卷毛黄鼬。”

    修士顺势看去,只见笼子里面,蜷着小二十只大大小小、皮毛黄黑相加的黄鼬妖兽。

    黄鼬,就是黄鼠狼的学名。

    由于毛色相近,又很有隐蔽性,这笼黄鼠狼一动起来就令人眼花缭乱,让人简直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只。

    修士随意笑道:“听你这么说,栅栏好像是宽了点。我记得笼子里共有十九只黄鼬,劳烦小哥帮我数一数。”

    言干仔细点了三遍:“只有十八条……”

    想到某种可能,言干皱起眉头,脸色也渐渐泛白。

    “那或许是跑了一只?”修士随意摆摆手,“算了,一只黄鼬,丢就丢吧。诶?这位小哥,你要去哪?”

    言干顾不上跟这位粗心大意的客人寒暄,他转头拔腿飞奔,冷风里遥遥传来他的回答。

    “我们族里还有幼崽呢——黄鼠狼可是吃龟的!!!”

    而他分明记得,先前被族叔一把拉走的时候,孵化房的门并未关严。

    ——————————

    此刻,族地的另一侧,言落月一手紧握着木簪,正飞快地梳理着脑海中的知识。

    大概因为这辈子身具龟族血脉的缘故,很多和乌龟相关的知识,都会在合适的时候,自动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幼年期的乌龟,实际是有很多天敌的。

    龟蛋时期,它们常常会被野鸟啄破壳吃了;在刚孵化没多久,背壳还软的时候,很多猫科动物也会欺负它们。

    等到稍微长大一些,狒狒、老鹰之流又会把它们的壳在石头上摔裂,拣出里面的龟肉吃掉。

    显然,龟族这种把蛋蛋们集中孵化、集中抚养的策略,有效提高了幼崽们的存活率。

    说起来,言落月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天敌这回事呢?

    那当然是因为,在孵化房的棉门帘后面,有只圆耳朵尖嘴,背上还豁着一条伤口的黄鼠狼正冲着屋里探头探脑!

    言落月瞪大眼睛,在心中竖起一级戒备。

    血脉天性告诉言落月——黄鼠狼,它是吃龟的!

    所以,有没有人能给言落月解释一下,族地里为什么会有黄鼠狼?

    眼睁睁看着那只黄鼬东嗅西嗅,狡猾地挤进半条身子,言落月嘴角微微一抽。

    要说黄鼠狼去找鸡,那也罢了。

    可这才刚过了正月,谁家黄鼠狼这么缺德,居然还来给小乌龟拜晚年来了?

    黄鼠狼伸长脖子,才往屋里看了一眼,嘴角就不自觉流下一道亮晶晶的口水。

    “……”

    左右环视一眼,言落月不得不悲哀地承认,这条黄鼬是很识货的。

    看看这些鲜活的小龟仔吧,以黄鼠狼的视角来看,这该是多么丰盛的一炕自助餐啊!

    88读书网 www.88odushu.com,最快更新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